新御书屋

第91章 客上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边瑞把这一家子想的有点太简单了,如果是一般普通家庭,边瑞提出这样的要求指不定人家老子娘就要和他拼老命了,但是这一家子可不一样。

    这么说吧,两口子算是深受儿子之害,上学的时候三天两头往学校跑,到了社会上之后三天两头的往警察局跑,这样几年下来就算是一般家庭也成了非一般家庭啦,现在边瑞提出要教训莫笙,两口子跑到一边合计了一下之后,最终还是女人拍板把这事定了下来。

    两人商量的是场景是这样的。

    “这要求……”莫笙的父亲把边瑞提出来的条件和妻子说了一遍。

    谁知道妻子这有略一思考便说道:“答应他!”

    “你疯啦,这可是要签字的,到时候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万一要是出了不可挽回的事情呢?”莫笙的老子连忙说道。

    莫笙的老娘却是淡定一下:“如果真到了那时候,就算是咱们不去追究,那公安局也得追究啊,再说了,我瞧这人也不像是个傻的,为了训咱们儿子把自己给搭进去,换成你干不干?”

    “那肯定是不干的啊!”

    “那不就结了,咱们就同意了又能怎么样,无非就是收拾一下小笙呗,咱们俩现在谁有本事教训他?就这么放任下去,用不了多久咱们就得去牢里看他去了,明珠这是什么地方,以他的性子万一招惹了一个咱们惹不起的人,咱们一家子都吃不了兜着走!”

    “对!对!,你说的有道理,怪不得人家说娶老婆要娶聪明的”莫笙的父亲听到妻子这么一分析连连点头,原来觉得边瑞的条件不可接受,现在一听妻子解释发现不过如此,你姓边的有能耐就打死我儿子,我可以不管,但是公安局能不管么?

    莫笙的老娘笑着扭了一下丈夫的胳膊:“夸人都不会,那叫娶妻当娶贤!”

    “对,贤,贤!”

    说到这儿,两口子便对视一笑,向着边瑞走来答应了边瑞的要求。

    边瑞从这两口子点头就开始发懵,一直到起草好了协议,然后目送着两口子上了车脑瓜子还是嗡嗡的响。

    “那个莫笙,这两位真的是你的娘老子?你别胡乱找一个人来蒙我的吧?”边瑞怀疑的看了一下手中的协议。

    莫笙现在也有点傻眼,听到边瑞这么问,随口问道:“师傅,以前我没有怀疑过,但是现在我也吃不准了!”

    边瑞把收上的协议一叠,放进了口袋里,冲着莫笙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少废话,就你这样的估计想冒充也难,瞧瞧你这模样,跟你老子长了八分像,说不是都没人相信,现在给我回铺子去拖地去!”

    “好的,师傅,您什么时候教我功夫?”莫笙揉着腚冲着边瑞腆着脸问道。

    “现在就想学功夫?不扫上一两年的地你就想学真功夫?”边瑞瞟了莫笙一眼。

    见莫笙的脸上一脸失落便说道:“你要是不乐意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莫笙连忙道:“没有,没有,这些套路我都知道,老师一两年都不会教学生真本事的,主要是想考察一下徒弟的心性嘛,这我都懂,电视上老演,我说师傅您就不能来点新鲜的招?想用这个把我糊弄走,哪那么容易的,我就干一两年活!”

    边瑞听这话,心中那叫一个瞬间白云苍狗啊,张口问道:“你们家是不是没事干就在一起看电视啊,还专看武打片!”

    “没有啊!”

    “没有一个个的跟我提电视剧?少废话,给我干活去!”边瑞抬脚又要踹。

    莫笙一见笑着躲了过去,开开心心的进了铺子,拿起了抹布开始干起活来。

    边瑞正准备进铺子呢,刘大爷和齐大妈两口子从小店里走了出来。

    “边瑞,这是你的徒弟?”

    边瑞道:”没有办法,这条件都应下了,我只能收了,就是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熬的过去,习武什么的就是一个自虐的过程,做菜也是”。

    刘大爷和齐大妈老两口子一直想让边瑞教自己的小儿子,但是现在看到莫笙这样拜师,也就不好提这事了,他们俩到不是认为边瑞不教,而是认为自己小儿子受不了这个约束,与其最后没有学成,还和边瑞把关系给闹翻了,还不如现在就这样了呢。

    “这两口子也真是够狠心的”刘大爷说道。

    边瑞点头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

    又和老两口子聊了几句,边瑞回到了自己的铺子里。

    一进铺子,便听到莫笙这个没脸没皮的货在乱认亲戚。

    “周伯,您没事干跟我们小辈打个岔啊,您都是大老板……”。

    突然间边瑞觉得莫笙这小子也不是一无是处,不说别的这顺竿子往上爬的本事那真是不要不要的,这还没有在哪里呢,一屋子叔伯就出来了,这要是混社会,这小子还真的挺适合的,至少在这拉关系看人下菜上还行。

    “哪来这么多话,活干好了,我不知道干活还要用嘴!”边瑞冲着莫笙喝斥了起来。

    莫笙听了立刻缩了一下脖子,冲着周政伸了伸舌头,老实的拖起地来。

    这时候周政等人已经吃完了早饭,荆鹿正在收拾碗筷。

    “小莫不错,如果不是给你当了徒弟,我都有意让他跟我混了”周政笑道。

    边瑞立刻说道:“莫笙,你跟着他混吧,他可是个有钱的主儿,口袋里漏一漏这辈子就够你吃的了”。

    莫笙这时抬头笑道:“我这点小本事哪里伺候周伯呀,我还是跟着师傅您学好本事,等着学好了本事之后,要是周伯不嫌弃,我再跟着周伯混”。

    莫笙这话说的,真是两头都不得罪。

    周政听了哈哈笑了两声:“那说好了,学了本事后跟着我混!”

    边瑞瞅了一眼周政,一声不吭的回到了操作台内,开始继续准备午餐,至于洗盘子这些活儿,现在自然是由荆鹿干。

    这时候边瑞终于知道有个打杂的省事多了,很多需要细心的活儿,自己完全就可以不干,指派荆鹿干就可以了。

    边瑞在操作台里面忙活,外面胡硕、周政等人觉得边瑞收徒弟这事透着新鲜,吃饱喝足了没事干逗莫笙玩。莫笙呢也机灵,把一个个给逗的乐呵呵的,直夸这位小师侄懂事。这群混球,什么事没干愣是把自己整体提了一级,一跃成了边瑞的师兄弟。

    对于这些人边瑞也真没法子说什么,说了算是自取其辱,干脆一言不发的埋头干着自己的活,时不时的喝斥一下干活的荆鹿。

    就在边瑞埋头干活的时候,原本热闹的屋里突然间一静。

    边瑞抬头发现门口进来两个人,一个是人高马大的老外,一个是亚洲人,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中国人,是个日本人,日本人到不奇怪,奇怪的是这个老外,一身青灰色的唐装,头上淡金色的头发挽成了一个发髻,手中还持着一柄折扇。

    跟在两人的身后,还有两个跟班,看样子都是日本人。

    ”二位,请问有什么事么?”

    边瑞擦开了手上的水,迈步走出了操作台。

    荆鹿这时凑到了边瑞的身边,小声说道:“师傅,那个日本人以前站在门口听过您弹琴”。

    说完小声把当时的情况对着边瑞说了一下。

    边瑞微微点了点头,目光直视着进来的两人,充满着询问。

    日本人张口说道:“请问您是此间主人么?”

    见边瑞点了点头,日本人又道:“那时晚间抚琴的是您么?”

    见边瑞又点了点头,日本人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了笑容,十分热情的说道:“总算是等到先生了,我是寺岛洋介,这是文世璋先生”。

    边瑞没有听过寺岛洋介,但是听过文世璋的大名,美国最著名的古琴演奏家。而且这位还挺有传奇色彩的,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在少年时偶然一次听到了古琴,便像是着了魔似的,成年后去弯岛学习古琴,后来又去港岛学习,再后来接触到了中国文化,深深的迷恋中国文化,成了唯一一位长着洋面孔的古琴演奏大师,同时他也是一位汉学家。

    “世璋先生,有礼了”边瑞施了一个道家礼。

    文世璋见了,立刻躬身还了礼:“没有想到您还会道家的礼节”。

    “我的师傅就是道人”边瑞笑着示意两人在一张空桌上做下来,自己则是坐在了两人的对面。

    文世璋坐下来之后,对着边瑞又施一礼,然后这才慢悠悠的客套说道:“听到寺岛先生说上次晚间听过您轻抚一曲《渔樵问答》居然几日都沉于曲中,和我提起的时候让我心生向往,今日不知道能不能有幸听先生抚上一曲……”。

    文世璋的话对于边瑞来说听着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周政等人听着就有点傻眼了,他们觉得这美国佬也太酸了吧,文邹邹的好像是封建时代的人穿越过来的。

    边瑞对于文世璋还是有不少好感的,到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看过文世璋家里的介绍,他们家出过两个飞虎队员,而且还为中国的抗战发动过捐款,是一个挺有正义感的美国家庭。

    听到文世璋的要求,边瑞也不推脱,冲着荆鹿说道:“去把门关上!”

    说完之后,冲着对面的两人说道:“请稍等,我去取琴!”

    “我有一床明琴,音色非常出色,今日带来了,不知先生可用这床琴么?”寺岛洋介这时说道。

    边瑞听了哈哈一笑,轻摆了一下手:“我还是用自己的琴吧!”

    说完,转到了楼梯口扶着楼梯噔噔上了楼,没有一会便把自己的琴给取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