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第一百六十九章 林月诗逃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直到了第二天晚上赫连擎才带着人回来,脸上发神色很是难看,显然是没有抓住林月诗的。

    令仪说实话是有些失望的,因为林月诗的逃走可能是他们以后路上的最大的障碍,但是现在林月诗已经逃走了,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说他们以后要做更多的准备了。

    令仪问道“京城那里的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

    白珏说道“刚刚收到消息,一个不落全部落网,太后也是参与了,也算是一个震惊朝野的大案子了!”

    崔希华就说道“可不是大案子,景阳郡王,范阳卢家,恩泰侯,太后,四皇子,李家,牵扯进去的人都不好随便处置,刚刚经历了江南贪污,现在又来了谋反,恐怕是现在皇上都是觉得棘手吧!

    里面牵扯的人有太后,一旦处理不好就容易让人诟病,所以皇上现在真的为难,而且很是火大,那些人从来都是想着自己,然后一点都没有底线的玩弄手段,这是皇上最为气愤的一点,要是一直这样折腾的话这个大夏可不就是要因为那些人毁了?

    所以这一次皇上真的有意去从重处罚,只是说涉及到了一个太后还有一个景阳郡王都是他的长辈,要是真的做的太厉害了又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产生舆论。

    景阳郡王倒是还好,再怎么说涉及到了谋反,就算是赐死也是说得过去的,关键还是太后,是他的祖母,要是他让太后死的话有多少人要开始戳他的脊梁骨了,但是想着太后的态度,说实话要是让太后活着皇上还真的不甘心。

    倒是以后无论是太后有多大的本事其实都是已经施展不了了,但是皇上还是想要将气出来了才好。

    令仪和白珏对视一眼,皇上现在应该是怎么觉得为难,毕竟福建这里还抓住了不少官员和商户呢,这些说白了都是需要皇上来做决断的,而皇上到底准备怎么做令仪才不会去管呢,说白了,这些都是皇上的事情呢!

    令仪说道“反正现在我们这里抓住的人先是关押着吧,赢审问的审问一番看看他们到底是做了些什么,证据确凿了也不容易留下来隐患。”

    白珏接着说道“还有出海的事情应该加快一下脚步了,不满一年的时间里面朝堂上就有两次大动作,说实话真的是一件伤筋动骨的事情,而且整体上大夏的情况就不好,所以我们要是不快点做些什么的话,说不定大夏会更乱了!”

    白珏的一番话众人都明白,也就是因为都明白,所以心情更加的沉重了,也更加的觉得有压力了。

    最终,赫连擎说道“无论如何,就做吧,我相信,用不了一年,大夏就会慢慢的好起来了!”

    这一点令仪相信,对外开放会有什么样子的机遇说实话令仪都不能确定,但是令仪能确定的一点就是这些机遇绝对都是好的,所以他们的动作真的有必要快一点的!

    不过,令仪还有一件事情要弄清楚,想到这里,令仪问赫连擎“你觉得,林月诗会去什么地方?”

    毕竟和林月诗接触比较多的就是赫连擎了,赫连擎应该是比较了解林月诗的一个人了。

    赫连擎想着林月诗做出来的一系列的事情心中很是复杂,说道“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会去东瀛吧!”

    东瀛,令仪立刻想到了倭寇,难不成林家还和倭寇有关系不成?要是这样的话,林家还真的够“厉害”的。

    但是令仪对于这样的事情真的很反感,因为和倭寇有联系的话就是另外一种性质的,海盗再怎么说还是大夏的子民,甚至是有些是迫不得已落草为寇的,但是倭寇却是外国人。

    和外国人勾结来打劫本国人,怎么看都是一件非常恶劣的事情,令仪觉得爱国应该是每个人都应该坚持的一件事情,因为在这个国家中往往会给你很多便利,要是你连这些都给忘了的话真的就是有些没心没肺了。

    可是林月诗显然是没有想过的,林月诗这个人有手段,但是没有什么下限,说白了,就是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去做的,这样的人,真的不是令仪喜欢的。

    崔希华脸色已经严肃“要是这样的话林家还真的好样的!”

    显然,崔希华也是忍受不了林家可能和倭寇有所勾结这件事情的,白珏神色严肃“连夜审问那些海盗,吕家人,还有将消息送到京城。”

    林月诗跟着四皇子一段时间,说不定真的从四皇子那里知道一些事情,而要是林月诗丧心病狂的将这些事情和东瀛说了的话还真的说不定会造成什么影响,主要是现在他们真的不知道林月诗到底是掌握着一些什么,但是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林家必须要在大夏彻底的消亡了!

    令仪这里再一次叹气“还真的是能折腾啊,林月诗要比我厉害多了!”说实话,林月诗好像是能做到真正的冷心冷情,但是令仪非常确定自己根本做不到,但是,令仪觉得自己在能力上面是没有逊色林月诗的,而且,说实话,她觉得凡事还是将讲究一点情谊比较好,像是林月诗那样的,她并不赞同。

    白珏听了令仪的话笑着说道“要看在什么地方了,要是说瞎折腾的话,年后再呢比不上她。”

    饶是气愤有些严肃因为白珏这话也是回暖了不少,令仪笑道“虽然有些意外的事情发生,但是总体上来说我们还是很成功的,起码,大夏的两个最大的隐患解决掉了,接下来那些人也一定会老老实实的,所以到了我们大干一场的时候了。”

    这话,令仪只是用了很是平淡的语气来说的,但是每个人听到了都是觉得振奋人心,所以,就在这样的振奋人心的情况下,很多东西就成功了。

    首先,福建这个地方的隐患解决掉了,现在但凡是福建的商户都是希望能巴结到令仪等人,然后真正能在出海这件事情上面分得一份利益,说白了,他们都是参与过出海的,每一次成功带回来的利益都是他们不敢想象的巨大。

    出海有风险,可是官方做出来的那些事情已经在很大很大程度上面减少了风险,这样的情况下又怎么会不让人的动心呢?

    所以可谓是花样百出了,一开始秦家还想着说要从白珏这里买船然后自己出海,现在知道没有这种可能的时候就是想着多占有一些利益,甚至是想过给白珏送女人。

    后来知道了令仪和白珏刚成亲不久,而且两个人算是青梅竹马长大关系非常好,知道不能随便得罪令仪才取消了这样的心思,转而又是将目光放在了白家其他的人身上,现在是看中了白锦,想着联姻呢!

    秦大太太已经明里暗里的问过令仪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是被令仪给拒绝了,但是秦家这里却好像是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势在,所以现在的令仪有些反感秦家。

    说实话秦家想要一个保障的心情她是能理解的,但是这并非是林家就能理所当然的提要求的理由。

    而且,秦家没有资格和她提要求,说白了,秦家要是不想参与的话大可以走人,并非他们离不开秦家。

    所以这一次面对秦大太太一定要个说法的时候令仪真的是耗尽了自己最后的耐心,令仪说道“你们要是真很多不放心的话大可以还保持原来的样子便是,其实,我们没有强制你们必须参加的,这一点上面还是要让秦大太太明白才是。”

    秦大太太真的没有想到令仪突然之间会这样强势,一时之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反应过来之后不禁皱眉“白大奶奶这些什么意思?”

    令仪冷笑“什么意思你真的不知道吗?朝廷接下来就要查偷偷出海的那一批人,但是朝廷也给那些人机会让他们跟着朝廷走,秦家,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们没有权利逼着你们愿意,但是同时,白家的姑娘也从来都不会是你们秦家可以那里作为谈判的筹码,说白了,你们根本没有和我们白家谈判的权利,这一点,你们真的不明白吗?死缠烂打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作用!”

    令仪真的没有想到秦家居然会这么的无赖,说实话要是一开始知道的话令仪也是绝对不会和秦家打交道的,现在令仪从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秦家在福建这么名声为什么算不上很好了,说白了这一手死缠烂打还真的非常让人觉得反感。

    秦大太太有些不满意令仪突然转变的态度,说道“白大奶奶可是不要忘记了,当初之所以能让福建这里安生可是有我们家的帮忙呢!”

    算是有他们家的帮忙,说起来就是杨淑妃的事情了,但是令仪才不会惧怕呢“要不是因为那一点秦大太太觉得你现在能坐在这里?”

    言外之意就是容忍了很多了,令仪接着说道“有些东西还是暂时满足一下比较好,谁也不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毕竟贪多嚼不烂对吧!”

    说完之后令仪直接安排送客,说真的,令仪想秦家这里真的是太令人觉得难受了,还是等着偿还完了林家的情分之后再也不要和林家有些什么交集了,令仪这样想着。

    晚上白珏回来的时候令仪和白珏抱怨起来了林家“真是没有见过这么死皮赖脸的人家,说实话现在看着林大太太我都下意识的觉得害怕呢!”

    白珏笑起来了“要是不想理会的话以后干脆不用见面就好了,这样的人家自以为自己能有些本事,但是说白了这样的人还真的没有什么本事。”

    可不是,要是有本事的话也就不至于这样没有安全感了,明明他们已经给了秦家能给的了,但是秦家那里还是觉得不能保准一样。

    令仪说道“不过是想着当初林家的事情的上面我们能有突破口还是因为秦家,但是要是秦家继续这样的话我恐怕是连最后一点耐心也就没有了。”

    其实,现在令仪就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耐心了,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多么有耐心的人。

    白珏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我来解决。”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令仪没有问,现在关于秦家的事情她表示都不想要知道,毕竟秦家真的做了很多让人膈应的事情,就比如给他老公送个女人的事情都是做过的,所以另加对于秦家真的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现在白珏愿意接过来令仪真的表示一万个赞同,当即笑眯眯的说道“这样的话我也能松一口气了。”

    白珏很喜欢另一项现在越来越依赖他,于是又说道“以后遇到这样类似的事情都可以交给我,你不想做什么都不用做。”

    这话听着真的让人觉得窝心啊,令仪靠在白珏的身上笑嘻嘻的说道“可是不能这样,要是这样的话可不是让我更加嚣张了呢!”

    真的,令仪觉得好像是自己已经嚣张了很长时间了,从来到京城之后就一直嚣张着,但是关键是自己会安安全全的活到了现在,令仪真的觉得这是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当然,还有些小得意。

    白珏想令仪本身就有嚣张的资本啊,所以为什么不能嚣张呢?宠溺的看着怀中的的人,白珏说道“接下来令仪还有一场好戏看。”

    令仪转了转眼睛“难不成秦家那里真的有些什么顾虑?要不然的话怎么会一直拿着亲事说话呢!”

    白珏笑道“等着看好戏吧!”

    防范正也不太想要知道秦家的事情,令仪不再问,而是说起来了白锦的亲事“阿锦的事情是不是要好好的考虑一下,我们还是和二叔二婶那里说一声吧,现在我们家的情况有些复杂,每个人的亲事都要好好的考量才是。”

    白珏笑着说道“放心吧,这些都会有考量的,阿锦的亲事已经开始相看了。”

    想一想家的人,说实话都是智商在线的,令仪真的觉得这些都不用自己操心了,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准备结婚礼物吧!

    想一想自己嫁给白珏,白珏是老大,所以自己这里目前都是只进不出了,令仪将这件事情和白珏说了。

    白珏一愣,低低地笑“倒是我们吃亏了!”

    令仪不禁瞪了白珏一眼“我是这个意思吗?”那点东西令仪自然不会放在眼里面的,自然也知道白珏这是和她开玩笑呢,所以也不是真的在意。

    令仪笑嘻嘻的说道“只是觉得老大好像是真的责任挺重的,要比下面的那一群都要重。”

    白珏想可不是,他从懂事开始就知道了,一直这样做着这些事情,其实早就已经习惯了,现在听到了令仪的话却是有些恍惚,其实,责任大吗?自然是大的。

    但是,他也从来都不害怕责任大,所以这些年其实真的早就已经习惯了。

    白珏笑了笑,对令仪说道“这些其实承担起来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了,你不好奇最终林家那里供词是什么吗?”

    自然是好奇的,令仪问道“有结果了?”

    白珏神色有些复杂“林家家主有一房妾室本身就是东瀛人,而且还是东瀛的王室的女儿,所以很多年前林家就和东瀛勾结在一起了,最为讽刺的一点是,林月诗是林家的家主和那个妾室生出来的孩子,所以,林月诗一定是去了东瀛了!”

    这还真的让人意想不到呢,虽然令仪想过林月诗和东瀛之间有些联系,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林月诗居然就是有着东瀛的血统呢!

    这关系还真的有些匪夷所思,起码,要是没有人和她说的话,令仪脑洞一定不会这么大。

    令仪还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这么说来,林月诗也早就有准备吧,林家家主的那个妾室现在去哪里了?”

    白珏就说道“现在也不见了呢,恐怕是已经去东瀛了,所以,要是他们没有准备的话根本不可能!”

    令仪说道“林家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呢?”

    白珏申请莫测“这恐怕是要等着林月诗下一次出现再说了,我总觉得林家既然做了这么多的准备,那么就一定是有想法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一次大的。”

    令仪也有这样的感觉,说道“这件事情还是一定要防备着的,要不然说不定我们就吃亏了。”

    想了想,令仪又是问道“可是还有什么其他的消息吗?”

    白珏说道“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了,基本上就是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只是,赫连进京的时间要提前了,你可是真的准备让陈家的姑娘过来?”

    令仪这件事情也一直没有忘记呢,说道“嗯,自然是让她过来的,我闲着没什么事情,准备弄一个女子班,到时候娇娇姐一定会愿意过来帮忙的。”

    其实也不是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单纯的想要做一些事情而已,其实,令仪在想是不是一个等着更加开放一点的时候对于女子的束缚就会更加的少一点呢?

    她从来都没有指望过女子当官之类的,毕竟在这个时代很是很难让人接受,但是令仪其他一些其他的,就比如希望女子也能自力更生,这些令仪是连白珏都是没有说过的,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但是令仪也真的有这样的想法在,而且,令仪觉得就算是自己和白珏说白珏也是能理解的。

    白珏问令仪“怎么突然之间就想要办起来女子班了?”令仪总是会有很多的想法的,所以说起来白珏也没有觉得特别惊讶。

    令仪就笑着说道“其实也不算是突然,就是一直都是有这样的想法的,因为总觉得女子就算是离开了男子也是能自力更生的,所以想要看看女子到底能有多少潜力。”

    白珏从来都没有看不起女人,说实话,白珏甚至是觉得令仪其实在很多方面都是要比他厉害的,只是白珏还是心中觉得很是不是滋味,他抱着令仪有此委屈的说道“我能成为你的依靠,怎么你就不能靠着我呢?”

    令仪一愣,然后认真的对白珏说道“从来我都是把你当成我的依靠的,但是同时我也希望我能成为你的依靠,我们两个人能相互是对方的依靠和肩膀,真的,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是一个特别独立的人,从来都没有想过依靠什么人,但是遇到你之后却是不由自主的将你当成了我的依靠和依赖,白珏其实我希望你能和我是一样的,我希望我能帮助你。毕竟,你对我有无微不至的照顾,同样的我也是心疼你的。”

    这个时候的白珏只觉得没有什么要比令仪说出来的这样的话让人觉得窝心和动听了,白珏甚至是特别想要去和崔希华还有赫连擎那里去显摆一下,因为实在是让他太高兴了。白珏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令仪“福娘,我真的特别高兴。”

    令仪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才会让白珏这样高兴,但是令仪很喜欢看着白珏现在这个样子,她说道“这有什么,你一直做的比我做的多太多了,好了这些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我们毕竟是夫妻一体。”

    三天之后,赫连擎就启程去了京城,这是来到福建之后他第一次回京城,一来是为了述职,还有一点就是关乎他个人的事情,赫连擎这一次真的想清楚了,特别清楚的那种,他想要和陈娇娇在一起,只要能和陈娇娇一起,怎么都好。

    令仪也是知道赫连擎的决心的,其实从心中令仪真的觉得赫连擎和陈娇娇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可能的,只是现在令仪想着的不是这些了,毕竟,赫连擎和陈娇娇要是顺利的话也是要一个月才能来福建的,所以现在令仪干脆开始了自己的女子学校。

    自己创建的话自然也可以,但是毕竟她一个人的话就就要负责所有的事情,于是令仪拉着卫家的大奶奶一起。

    毕竟秦家,令仪更加喜欢和卫家打交道,卫家的人不是那么的鸡贼,更加愿意让人去打交道,而秦家,自从在令仪这里碰壁之后就找上了惠安郡主,据说现在还和惠安郡主打得火热呢,最近令仪听说了秦家有人去了京城,至于说去京城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令仪就不知道了,但是令仪能确定的一点就是要是秦家想着去京城就能和白家定下亲事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

    卫大奶奶其实有些受宠若惊,真的没有想要令仪想要开办一所女子学校居然会带着她,卫家的人知道了之后对她表示了绝对的支持,所以最近在家中她都是觉得脊背挺直了不少,自然也是感觉令仪能给她这样一个机会的。

    虽然说卫大奶奶并不知道令仪这一所学校是不是真的能开办起来,但是这绝对是一个能和令仪接触的机会,所以卫大奶奶由衷的希望女子学校能开起来的。

    回去之后卫大奶奶这样和自己的丈夫说,结果卫大爷却是笑起来了“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被白大奶奶看中的,但是女子学校我觉得一定能成,你这一次有机会和白大奶奶接触,但是更多的人没有机会呢!他们想要和白大奶奶有联系,就会将家中的女儿送到那女子学校里面去的。”

    卫大奶奶突然之间想到了这一点,恍然“对啊,还有这一点啊!”

    卫大爷笑了笑“反正你跟着白大奶奶做就好了,白大奶奶那个人绝对是不简单的。”也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怎么就是傻人有傻福让人家白大奶奶看重了,不过这对于他们卫家来说绝对是不错的一件事情就是了。

    ------题外话------

    我昨天居然忘记了更新。。。。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