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老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康德、郭亲王、淳亲王三人对坐,桌上摆着一桌酒菜。
    兄弟三人好久没这样坐在一起了,当年还是在北京城的时候,大家一起在八阿哥,也就是后来的建兴府中经常像如今一般坐着喝酒,笑谈天下事。
    自大明在南方崛起后,康德(十四阿哥)在当年建兴的安排下外出领兵,随后没想到南方明军以海路突然偷袭天津,转瞬间直抵北京城……。
    丢掉北京后,清廷无奈西迁,紧接着康熙在西安意外死亡,建兴从而登基,那时候的康德还在山东领军同明军作战。
    随后,由于清廷失去江南后物资紧缺,财政面临破产,无奈之下建兴决定攻略西域,以西域的财力人力和物力来弥补朝廷不足。
    从那一刻起,郭亲王也离开了建兴身边前往西域,郭亲王在西域南征北讨,用掠夺得来的财富和人口勉强为清廷稳住了阵脚,从才有后来的中原之战。
    当建兴后来被囚,雍正上位后,仅剩在西安的淳亲王也被圈禁了,兄弟几人就再也没有机会见面。这直到康德由东至西,再由南至北,转战万里来到西域,这才同分别多年的郭亲王碰上。
    可就到那时候,兄弟几人中也仅只是康德和郭亲王重聚,至于淳亲王当时还在雍正手里呢。等到雍正根本拿不下康德和郭亲王部,在明军压力下被迫无奈同意所谓八王议政后,淳亲王这才获得自由,并代表康德和郭亲王入朝议政。
    现在,三个兄弟在经历几年的动荡后终于重在了一起,可物是人非,他们所聚的地方已不再是当年的八王府了,坐在主位上的人也由当年的八阿哥成了现在的康德,耳边再也听不到建兴爽朗的笑声,还有八嫂再他们喝多了的时候会端来解酒汤,笑骂让他们几个兄弟少喝点的殷切关心。
    想到这,康德心里阵阵难受,更对已经自尽的雍正痛恨不已。如果不是雍正为了一己私利,建兴夫妻又怎么会死?就连死后的尸骨都不知道被雍正埋在了哪里。
    在过些日子,就是建兴夫妻的祭日了,康德早就想好了如何操办这事。这么做既是为了死去的建兴夫妻,同样也是为了自己的正统,对于这点郭亲王和淳亲王是举双手赞同的。
    “九哥、十哥,朕再敬你们一杯!”康德拿起桌上的酒壶给两位哥哥倒满了酒。
    “皇上,奴才……。”
    “这没什么外人,在朕心里无论九哥还是十哥,你们都是朕的兄长!”康德不等淳亲王说完就开口打断了他的话,神色真诚地说道。
    “九哥,皇上说的对,在外人面前是君臣,但现在是私下,我们是兄弟!兄弟兄弟,齐心协力,其利断金!”郭亲王伸手取过自己那杯酒,直接仰头干了个干干净净,放下酒杯正色说道。
    “对!十哥说的没错!”康德笑着点点头:“现在能同朕掏心窝的也就两位哥哥了,如两位哥哥这时候还同朕见外,难道让朕真当个孤家寡人不成?”
    “这……。”淳亲王迟疑了下,缓缓点了点头,同样取起酒喝了个干净。
    见他们把酒喝完,康德也干了,亮起酒杯给两人看看,然后又提起酒壶加满。
    “十哥,你觉得这次隆科多能赢么?”倒完酒,康德开口询问郭亲王。
    郭亲王迟疑了下,坦率道:“不瞒皇上,这战事还真是说不好。皇上也是老领兵打仗的人,当明白战无定数的道理。隆科多这人知兵是不错,但此人魄力不够,想法太多,而且现在我朝能用在南边的兵力并不多,恐怕真打起来胜负互半吧。”
    康德想了想点点头,这同他的看法差不多。但目前正如郭亲王说的那样,大清实在是调不出太多兵力。
    眼下,整个大清能够调动的兵力不过二十万左右,这二十万中精锐占了一半,都是属于当初康德的部署和郭亲王部,此外还有东边投靠过来的。
    现在,直接拨给隆科多同哈尼的五万兵力可以说是从牙缝里生生挤出来的,这五万人中有三万人同样是精锐,同时还配备了不少火器,其目的就是要尽快击溃南方之敌,让大清打个时间差,从而在明军展开下一波攻势之前再把兵力调回来。
    想法是好的,但要执行到位却不容易。这点康德心里很是清楚,所以他已经做好了南方战局胶着的准备,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只能用手里剩余的兵力和明军周旋了。
    “皇上,奴才打算去大明一趟。”说了会儿隆科多那边的安排,淳亲王突然开口如是说道。
    康德和郭亲王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神色中露出一丝疑惑。倒不是怀疑淳亲王对大清的忠诚,如果说就连淳亲王都要判离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九哥,你这是……?”郭亲王问。
    淳亲王笑了笑,反问道:“皇上,老十,你们觉得我大清面对大明有几分胜算?”
    这话一出,两人皆是不语,大清和大明的实力摆在那边,如果说大清对于策妄阿拉布坦嗤之以鼻的话,那么面对大明就根本没得打。
    河西走廊的战争他们虽然离得远,但战场是怎么样的,大明又是如何拿下河西走廊的,在座三人心中非常清楚。
    康德接下来同大明的战争早就细细思索过了,硬打肯定是打不过,除了和谈和利用西域广阔的地盘和大明周旋别无他法。当然了,还有联合俄罗斯,可俄罗斯不靠谱在河西走廊一战已经证明了,康德不会傻到再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俄罗斯身上。
    “皇上,您之前不已经打算同大明和谈了么?”
    “九哥的意思是你去?”康德开口说道,同时连连摇头:“不妥不妥!九哥不可去!这件事朕已经想好了,让马齐走一趟。”
    “要说身份地位,马齐或许够了,可是皇上,您觉得马齐真是合适人选么?”淳亲王反问。
    康德想了想并没说话,其实这句话的确点到了点子上。以身份和地位马齐作为三朝元老足够,他可是当年康熙时候的上书房大臣,而现在同他相同的地位的人早就没了,从资历和身份而言在朝中无人可比。
    而且马齐这人对于大明忠心耿耿,虽然他之前在雍正手下,但无论是谁都无法指责马齐的操守,这点康德也是认可的,所以在雍正死后,东来的王公大臣中康德依旧重用马齐,继续让他担任上书房大臣。
    但是,马齐的长处显而易见,但弱点也是非常鲜明的,那就是马齐是一个君子,既然是君子,那么在两国谈判中君子往往不如小人,更重要的大家都知道马齐并无急智,如果张廷玉还在,他绝对是第一人选,现在选择马齐也是康德思来想去唯一的可选之人,而现在淳亲王直接指出了这点。
    “皇上,奴才比马齐才更合适!”淳亲王见康德迟疑直接说道:“以身份而言,奴才是淳亲王,是皇上的兄长,奴才去更能体现我大清的诚意。二来,马齐谦谦君子实在不适合这样的谈判,由奴才去更为合适。至于其三嘛……。”
    说到这,淳亲王笑道:“皇上,老十,我平日喜好些什么你们也清楚,据说大明如今大力发展格致,国中诸多新兴事物层出不穷,相比大清简直可以说日新月异。”
    “所谓一步差步步差,当年太祖如何在关外崛起,太宗又如何奠定基业?无非就是取长为我所用!所以奴才去走一趟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就算没有谈成,或许也会给我大清带来其他转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