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103勾缠(H)(加更合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李枭身躯劲瘦有力,肩膀宽阔,透明水珠顺着胸肌中缝,滑下灼热坚硬的胸膛。

    她视线被他吸引,嘴里一阵口干舌燥,想要伸舌去舔。

    下一秒,他的气息包裹住她,身躯压上她柔软的胸乳,重重地磨。

    她动情地小口喘息着,小手扶上他肩膀,乳尖挺立,蹭弄他紧实的胸肌,下身泛起点点湿意。

    温热的水流把白芷的头发打湿了,黑发一绺一绺的,黏在白嫩的脸颊、脖颈和肩膀,看起来很是狼狈。

    李枭也很狼狈,他虽然站姿挺拔而笃定,身上却多出许多新的瘀伤。青青紫紫的,散布在他身上,有的还见了血。

    他却浑不在意,任凭水流冲刷。

    倒是她看得有几分心疼,纤细白嫩的手指轻轻扫过他肩膀斑驳的青紫,温柔爱怜地绕着圈抚触。

    李枭的喘息逐渐粗重,下巴抵在她肩膀的软肉,唇舌舔舐着她雪白娇嫩的脖颈,身躯用力地压着她,几乎要把她整个按死在墙上。

    “轻一点……我要被压扁了……”她直接看到他的伤,反而不敢用力推他,只好小声抗议。

    “白芷。”李枭在她耳边嘶哑道。

    “嗯……”她脸颊酡红,眼睛乖巧睁大,盯着他近在眼前的耳廓,认真地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想吃了你。”他又咬住她的耳垂,利齿陷入软肉,轻轻地向外扯。

    “不行……”她吃痛地咬了咬嘴唇,讷讷地说,“不可以吃我。”

    如果这是刚入狱的时候,她肯定会为他的这番话瑟瑟发抖,恐惧得连日吃不下饭,真的担心他会不会伺机吃了她。

    不是强暴……而是撕碎她的皮肉,把她从嘴里一口一口吞进胃里……

    那样的场景,想着就令人心惊胆战。

    可是,当初她为赵子勋撒谎时,替她打掩护、挨罚的人是他,陪她打探暗门的人是他,带她离开叶晓、冲出监狱的人,也是他。

    李枭的守护,对她而言,是最大的意外。

    他的强悍和温柔……也无法不让她心动。

    “不仅不能吃我……你……还要对我更温柔一点。”她继续轻声说,学着他的样子,伸出柔软的舌尖,舔吮他的耳垂,粉嫩的唇瓣啄吻他颈侧的血管,顺着颈部线条一路往下,留下晶亮的湿渍,掠过他起伏的胸膛。

    她含住他的乳首,戏耍似的轻轻勾弄,悄悄地抬眼看他。

    李枭咬着牙,额角冒汗,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细密交错的青筋从脸颊浮起,缓慢攀爬至太阳穴。

    他喘着粗气,退开一点,大手勾住她两团弹翘的臀肉,大力揉捏着,粗长的手指探进去,挤进了湿润的缝隙中。

    粗糙的指腹强硬地探进她细嫩的肉缝里,摩擦着敏感动情的媚肉,难耐地抽插、挑弄。

    白芷害羞地夹紧了嫩穴,也挡不住他邪恶而饥渴的玩弄。

    淋漓的汁液很快顺着大腿根儿流下来,淌湿了他整个手心。

    她难耐地小口喘息,白嫩的掌心覆在李枭胸膛上,把他轻轻向后推。

    李枭顺着她的动作,后退两步,坐在了浴缸的边沿。

    男人直勾勾地看着她,双腿岔开,黑红色的粗壮阴茎直挺挺地立在腿间,正对着她。

    她本想压着他,自己坐上去,在这一瞬间,却又红了脸。

    “快点坐上来。”李枭早就看出她的意图,声音沙哑地说,“我要干你。”

    李枭拉过她柔嫩的小手,覆在自己的灼热上,上下撸动,粘腻湿滑的巨物,她一手几乎无法包裹。

    她纤细的腰肢和丰盈肉欲的双乳就悬在他面前,挤压弹跳。李枭终于是忍不住,搂过她的腰,把头埋进她胸前,一口含住饱满的乳肉,啾啾亲吻着挺立红嫩的乳头,贪婪地舔吮、嘬弄。

    “嗯……嗯……”她被他吸着奶子,吸得魂魄都要散了,捧着他的脑袋,双腿发软地凌乱呻吟。

    李枭顺势分开她的双腿,架在自己身前,粗糙手指打开她的嫩穴,把黑红的粗长抵紧她的穴口,挑逗着濡湿的肉缝,搔刮晃动。

    “白芷。”他叫她。

    “嗯?”她脸颊酡红,眼眸染上诱人的水光,柔柔地注视着他。

    “白芷。”他的声音愈发沙哑,居然隐隐带着一丝诱惑。

    “嗯……啊!”她轻咬嘴唇,害羞地回应他的呼唤,下一秒,惊叫了一声。

    猝不及防间,李枭猛然按住她的腰,把她向下压,嫩穴瞬间被完全破开,他的硬物一戳到底,摩擦着湿软的内壁,整根没入她身体里。

    “呜……李枭……”她适应不过来,双眼含泪,小手推着他胸口,想要站起来缓一缓,又猛地被他狠压下去。

    他的阴囊一下压紧了她的花瓣,她被他完全充满。

    她身躯难以抑制地颤抖,眼前冒起一片金色的星星,喘息着,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李枭挑起一抹邪恶的笑容,揉着她的小屁股,缓缓站起来。

    阴茎表面的血管来回摩擦着她柔软的内壁,硬物在她体内随着他的动作四处乱窜,给她带来酸软刺激的快感。

    “啊,啊啊……李枭,李枭……慢一点……”她顾不得他身上的伤,一口咬在他肩颈的肌肉。

    李枭嘶地轻吸一口凉气,脸上青筋轻微弹跳几下,大手兴奋地捏紧她的臀肉,巨物胡乱地用力顶撞她的花心。她嘴里含着他的颈肉,被操得双腿发软,腿间又疼又舒服,被他捣得淫水四溅。

    “用力点。”他一边顶弄着她,一边说。

    白芷眼泪汪汪地松了口。

    她才不要听他的。

    李枭轻蔑地一笑,转了个身,把她反压在身下,挺胯操弄。

    白芷被操得浑身发颤,咬着嘴唇,搂紧了男人精瘦的腰。

    花汁横流。

    两人谁也没有看到,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白芷落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不断震动着,啪嗒一声掉落在地面上,瞬间止住了声响。

    两人“沐浴”完毕,白芷已经是双腿虚软,嫩穴被操得红肿不堪,媚肉都翻了出来。

    她强行站起来,指挥着李枭把两人扔了满地的衣服捡起来,塞进了洗衣机。然后才给他找了一件能暂时穿上的衣服。

    李枭能穿得进的衣服,当然不会是她平时穿的。

    ——她拿了白钧的大件T恤,递给李枭,让他套上,自己则穿了一件过膝的睡裙。

    她靠在李枭怀里,两人腻在沙发上。

    骨节分明的大手抚摸她的侧脸,白芷脸颊发红,偏着头,轻轻蹭他的大手。

    “李枭,你是个混蛋。”她没来由地忽然指责他。

    “嗯?……我混蛋。”李枭本来已经尽兴,听她这么软声指责,下身又不受控制地抬了头,大手也探进她睡裙的下摆,贴着腰肢缓缓上抚,抓住她的两只乳房,揉揉捏捏。

    白芷脸颊通红,推拒他的大手:“我我不行了,下面好疼。”

    她今天好累,他又生猛,再做下去,就要进医院了。

    “我就舔一下。”他哑声说,撩起她的睡衣,把她两只嫩白挺翘的乳房裸露出来,指腹掐捏着粉嫩的尖端,然后换上性感的唇舌,吸附着软软的乳肉,舔弄着水光淋漓的乳头。

    “嗯啊……”她被他舔得情动,下身濡湿,捧着他的脸,轻轻摩挲。

    李枭真的只是舔,舔得很缓慢,很专心,很色情,发出淫靡的滋滋水声。

    “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你还记得吗?”她脸颊微红,轻咬着嘴唇,手强忍着把他的头推开的冲动,松松搭在他肩颈。

    李枭不轻不重地咬了她一下。

    “……你好凶,好混蛋,我被吓死了,以为自己要死在那里……”白芷眼眶红了,泄愤似的,用力推他的脑袋。

    “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她咬着嘴唇,定定地瞪着他,语气不善地质问。

    李枭抬起头,和她对视,眼神晶亮。

    “想吃你。”他嘶哑道。

    她鼻尖一酸,偏过头去,想要落泪:“我讨厌你。”

    李枭挑了挑眉,手指捏着她小巧的下巴,把她的脸转回来,鼻尖贴着她的鼻尖摩挲了一下:“你喜欢我。”

    “我讨厌你!”她一口咬住他的鼻子,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

    李枭哼了一声,不和她计较,指节分明的大手覆上她赤裸饱满的乳房,缓慢地揉。

    “不许摸我。”她眼里含着两泡泪水,用力推开他的手臂。

    “那你摸我。”李枭捏着她的小手,又覆在自己硬挺的灼热上,然后贴在她耳边,粗重地喘息着,引诱她。

    充满情欲的男性喘息,让她脸瞬间酡红,双腿忍不住轻轻并拢摩挲。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妥协……

    李枭的大手挪到她腿间,拇指上的薄茧摩擦她的阴蒂。

    白芷喘息着夹紧他的手。

    “你……以后……还会那样对我吗?”

    李枭挑了挑眉,不回答。

    她眼泪毫无征兆地下落,忽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你怀孕了?”李枭皱起眉,忽然问。

    “怎、怎么可能?我一直有吃避孕药……”她难过的情绪瞬间被惊慌替代。

    那是出狱之前,出狱之后,好像还没有……

    但药效还没过去,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就怀孕……他问这个干什么?

    白芷狐疑地看着李枭。

    “那为什么今天这么爱哭?”李枭刨根究底地接着问。

    白芷噎了一下。

    她今天,好像是特别无理取闹……

    似乎不全是混蛋顾泽的原因。

    李枭的手指在她阴蒂上淫靡地揉了一下,居然探进了肉缝里。她也这才回过神来,自己手中还握着李枭的肉棒。

    好麻烦……她好累,不想弄了,简直想割下来扔掉。

    她气愤地捏紧了它。YuzhaiWeN点

    李枭粗喘一声,揽着她的腰,中指挤进湿哒哒的小穴里,缓慢抽插了几下,忽然感到手上不同寻常的粘腻,立刻收回了粗长的手指,瞪大眼睛,死盯着中指顶端那抹鲜红的血色。

    在白芷迷惑的目光下,他把中指放进嘴里,吮吸了一下。

    “呀!”她反应过来,惊叫:“你在干什么!不要舔那个!”

    李枭舔了舔嘴唇,低下头,意犹未尽地看向她双腿之间。

    她鸡皮疙瘩一下子站立起来,紧紧并着双腿,恐惧地靠在沙发角落。

    她依稀记得,李枭喜欢舔她的血……肖扬划伤她那天,他把她的伤口都舔疼了。

    “李枭,你不许舔这个……很脏……”她声音发颤。

    李枭哼了一声,不屑道:“我又不是狗。”

    她站起来,找了卫生巾,跑到卫生间里换上,才小心地走回客厅,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

    男人的神态很正常,也没有再用那种令她毛骨悚然的眼神,看她的双腿之间。

    她微微松了口气。

    当下,还有令一个重要的问题要解决。

    白芷抱起双腿,认真地问李枭:“今后,你打算去哪儿?”

    PO18  .po18.d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