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79 真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明亮舒适的晨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过一缕,正好洒在白芷的睡颜。

    随着微风的拂动,窗帘飘飞,光影在她眼前交错晃动。她睫毛颤抖了几下,缓慢睁开,神色由迷糊逐渐变得清醒。

    她半坐起身来,丝滑的薄被从肩膀上滑落,露出白嫩的肩头。昨夜放纵的疲惫和眩晕感仍然逡巡在她的身体。她伸伸胳膊,环视四周,看到一个陌生的空间,雪白的墙上挂着一套换洗的狱警制服,衣柜、床、书桌等都是木质,漆成了黑色。整个房间给人一种冷清、肃穆、神秘的感觉。

    狄青躺在她身侧,薄被下也是不着寸缕。他的眼镜已经摘下,双目紧闭,睡得很沉。

    这里应该是他的房间,应该是她昨晚睡着后,狄青把她抱过来的。

    她坐起身来,看到床头的柜子上,放着她昨天穿的衣服,似乎已经洗晒烘干过,干净整齐地叠放着,最上面压着一把黑色的枪,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这是她从狄青的抽屉里偷来的那把枪。他已经发现了,却没有拿走。

    她心头泛起一丝暖意,穿上衣服,收好枪,看着狄青熟睡的样子,想了想,拿起书桌上的纸和笔,给他留了一个字条:

    “狄青:

    上一场游戏的三个胜者,分别是叶晓、李枭的父亲和顾泽。另外,叶晓说,萧允和林蓝成为了情侣,他们本是赢面最大的人,但是萧允失手之后,林蓝也殉情而死。”

    留下字条之后,她拨开狄青额前的碎发,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他睫毛颤抖了几下,似乎要醒过来,却又被魇住了,眼球飞速地在眼皮底下转动着。

    她顿了顿,等狄青完全平静下来,从床边站起身,转身离开了他的房间。

    走到室外,白芷看着清朗的天色,觉得心情骤然开阔起来。

    虽然在她和蓝天白云之间,还横亘着一道道黑色的栅栏。但是她会想办法,打破牢笼,走出监狱。

    何况现在,她还有哥哥。

    白钧的房门半开着,里面空无一人。

    白芷站在门外,看到空旷整洁的房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刚才在来的路上,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哥哥如果是自己离开了房间,怎么会不关上门呢?不会是被人带走了吧?她还没有问清楚他的游戏角色,如果他被其他人作为游戏目标杀死,那……

    她会恨自己一辈子。为什么要陷进这个游戏,还把哥哥拖下水……她用力摇了摇头,克制住自己危险的想法。

    她得回头去找狄青,调出监控。

    “阿芷。”少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白芷身体一僵,缓慢地回头,看着阳光下少年的身影。他逆着光站立,柔软的卷发镀上一层金边,面容却处在阴影之中,显得有些昏暗。

    她不说话,避开他的视线,半低下头。

    “阿芷,”项琛难过地问,“你为什么不看我?”

    “项琛,”她咬了咬牙,抬头看他:“那天晚上,你为什么没有过来,你是真的打算和我越狱,还是只是为了把我骗到那里?”她说着说着,声音有些发颤。

    “怎么可能……”项琛呼吸变得有些凌乱,急切地解释着:“我在去找你的路上,被狄青逮住了,他们早就知道我们要越狱……那天晚上我们注定会失败。”

    她眼里泛着泪光:“那你为什么不想办法告诉我?我一个人去到那里,你不知道我遇到了什么……”她被一个陌生的行刑者剥掉衣服,按在墙上操,又被几个狱警逮住……

    “对不起!”项琛自责地说:“我太懦弱了……”他走上前去,伸手想要抱白芷,却被她躲开了。

    白芷不看他的眼睛。

    “阿芷……那个人是你的哥哥对吗?我知道他被带去哪了。”项琛说。

    “他在哪?”她迫切地追问。

    “阿芷,你能原谅我吗?”

    白芷生气地扭过头,转身就走。

    “阿芷,阿芷,他被顾泽带走了。对不起,我不是要威胁你。你别走,是我不好!”项琛急忙从后面拉住她的手。

    她想要用力甩开,项琛却死死抓着她,怎么也不松手。

    白芷努力顺了顺胸口的气,转过身去看着他:“你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他才不会傻到好好说话,如果好好说话,她一定听完就走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是个混蛋。”项琛头发有些凌乱,看起来有些狼狈,拉着她的手更紧了:“我刚才在看监控,顾泽把白钧带到了厂房……”

    她知道是哪个厂房。

    白芷急切地抬腿就往厂房那儿走。项琛用力地拉她一下,说:“阿芷,你要小心叶晓,他真的很危险,监控里的他很奇怪,好像在四处布置什么。你不要听他的话。”

    她顿了顿脚步,反问他:“我不相信叶晓,难道要相信你吗?”

    项琛眼中闪过一抹受伤的神情,他颓然地松开手,后退两步:“阿芷……我……喜欢你,我原本真的打算和你一起走,就让这些人自己玩死在这里,都是我太懦弱了……对不起……”

    她也发觉自己的话很伤人,可是,说出口的话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她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说:“项琛,对不起,我不是要计较什么,只是短时间内,我觉得好难再相信你,我们彼此先分开,冷静一下,好吗?”

    项琛咬着牙,点了点头,看着白芷向着厂房不断远去的背影,脚下像灌了铅一样,无法再向前半步。

    PO18  .po18.d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