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06 深渊【凌虐/慎入】(4889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06 深渊【凌虐/慎入】(4889字)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一路上,出于害怕,白芷紧紧贴着赵子勋的身形,两人从灯光照射不到的黑暗区域,秘密穿过空无一人的操场,来到散发着暖黄灯光的澡堂。

    这是一栋两层小楼,一层是泡澡的地方,他带着她上了二楼的淋浴间。

    “真的不会碰到别人吗?”她惴惴不安地问。

    “这种时候一般不会有人过来。”赵子勋摸摸她冰冷的小脸,抚住她的腰:“进去一块洗。”

    白芷的脸胀红了:“不,不要,我不要和你一起洗。”

    “为什么?下边还在疼吗?”赵子勋不顾她的抗拒,一把将她抱到桌子上,掀开下摆查看她的腿间。经过他整夜无度的需索,白芷的花瓣已经肿胀不堪。还未干透的白浊液体把红肿的花穴衬得可怜又淫荡。他的喉结轻微滚动了一下,抑制住自己用舌头把她舔哭的冲动,只是伸出中指试探性地轻触花瓣,她疼得吸了一口气,咬住嘴唇,别过了头。

    “是不能一起洗了……”赵子勋遗憾地说,“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有什么情况及时叫我。”他粗糙的手指离开她的柔嫩,牵起一道粘稠的银丝。

    白芷点点头,飞快地逃进了淋浴间。

    淋浴间的格局有些奇怪,每个淋浴间之前都有一道独立纵深的小走廊,分隔出窄窄的私密空间。淋浴的人互相之间却可以看到脚踝。

    白芷还没走到尽头,就听到隔壁的水突然开了,水声很大,轰在地板上,时断时续,但里边却没有人。

    她心里有些不安,但也知道澡堂里总是会有些机器故障。在外等候的赵子勋和狭窄通透的浴室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让她放松了警惕。她举起双手,轻轻地挽起囚服,挺翘赤裸的臀部、纤细的腰肢一点一点从衣服下裸露出来,接触到潮湿的空气。

    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被窥视感突然爬上她的背脊。此时,囚服已经脱到她高举的手臂间。她腕间还戴着手铐,卡在手臂上的布料不仅牢牢限制住她的行动,还遮挡了她的视野,让她看不到周围的情况。一双柔软浑圆、布满吻痕和掐痕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有些不安地挺立起来。

    她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一双手却突然从身后袭来,从下往上兜住她的奶子,猥亵地上下揉弄,拇指和食指的指腹掐住她的尖端,轻轻揉捻,恰到好处的刺激让她舒服得忍不住呻吟。

    “嗯……嗯哈……赵、赵子勋?”她双腿发软地倚靠住身后的人。

    手指突然换成冰冷的唇舌,男人吸住她的一只乳头,淫靡地嘬弄着,用力向侧面拉,拉到一个让她感到有些疼痛的距离,牙齿泄愤似的用力咬了一下,猛得松开,又附上来轻轻地舔弄。唇舌时轻时重地压迫着她的敏感。她嗯嗯地喘息着,有点抗拒地想要推开他的头。一只大手却捏住她的手腕,把她的手铐挂上高处的水管,她双腿悬空,只有踮着脚才能着地,双乳被重新兜住,细细地寸寸揉捻。让她酸软的快感乳房处一阵阵袭来,手腕却被手铐勒得生疼。

    “赵子勋,你说过不和我一起洗的。”她的声音带上软软的哭腔,求饶道:“我好疼……下边都肿了……都是你……不要再玩我了……”她的声音细细柔柔的,被隔壁断续的水声覆盖住,并没有在淋浴间里传出多远。

    紧贴着她身体的男人对她的恳求一直没有任何回应。由于布料的遮挡,她看不到外界,只感觉到有巨物在她腿间戳了戳,找到了入口,居然就这么翻开花瓣,径直插入肿胀不堪的花心。

    “啊……”好疼,好疼……她痛苦地仰头,惨叫声被闷在衣服里,双腿胡乱地踢蹬,乳肉也随着不断摇晃。男人突然把她的衣服向上拉了一点,让她的脸接触到空气,叫声听起来更加清晰,大手从身后轻轻抚过她的颈侧,带起酥麻的电流,猛然捏住她纤细的脖子,收缩用力。

    这个人不是赵子勋——白芷的双眼因为窒息骤然瞪大。赵子勋再怎么诱哄她、欺骗她,也不会想要掐她的脖子。由单纯的淫猥逐渐变得狂暴凶残的动作,让她回想起早晨那个试图砸开房门的恐怖人影……

    可是此时,她已经无法呼吸,也无法发出呼救,她感觉到了窒息和死亡,生理性的泪水从眼角不停地冒出来,她的意识抽离了躯壳,嘴巴张大,舌尖开始向外伸。

    灼热的硬挺仍然一下又一下地从身后刺入,带来剧烈的痛感和危险的快感,小穴剧烈地收缩着,贪婪地包裹住男人的巨物。窒息之间,她的双腿在踢蹬中虚软下来,脚趾因为抽筋而抽搐。除了下身被巨物一下下顶穿以外,她的身上没有其他任何支点,高高吊起的手腕被勒出了血痕。她张着嘴,无声地渴求着空气,身下被无情地贯穿,意识已经抽离到了半空中,无声地迎来了濒死的高潮。

    小穴出现异常的痉挛,喷出一股淫水,腿间黏答答的,似乎还有别的液体渗出来,几滴红色滴在大理石地面上缓缓渗开,刺目而美艳。

    白芷瞳孔开始涣散,逐渐失去对身体的知觉,那双手却突然松开了她的脖子,转而掐紧她的臀肉。她被固定在半空中,双腿被迫夹紧,被巨物更深地刺穿。

    “哈啊……”她恢复了呼吸,贪婪地大口喘着气,用力咳嗽着,嗓音沙哑,眼泪不断涌出来。男人粗暴地在身后剧烈抽插,猩红的颀长完全抽出,又深深刺入,狠狠摩擦,每次都翻带出内侧的穴肉。摩擦带来的微弱快感,从火辣的腿间窜到她的脊背。白芷的臀瓣被掐红,双腿已经无法夹紧,小穴却开始不住地收缩。疼痛中的快感将她席卷,她仰头轻声呻吟,马上就要达到高潮。

    此时,身后的人却冷笑了一声,把右手探到她身前,捏住她的阴蒂,用指尖疯狂地用力碾压。

    “啊……啊……”白芷痛叫,有如被冰水兜头淋下,她的小穴仍然在痉挛着喷水,这次却是因为痛楚。

    “我允许你高潮了吗?”嘶哑阴沉的陌生嗓音从身后传来,果然不是赵子勋。

    “呜呜呜呜呜……救命……赵子勋……救救我……”白芷无助地大喊,声音却因为喉管之前被掐住而变得微弱又分散,根本就传不出去。

    听到她的呼救,男人身下的硬物变得更加灼热兴奋,他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大手还是每当她要高潮的时候就重重掐住她,让痛感一次又一次地陡然加剧,强行压住她的高潮。白芷哭喊着,微弱的求饶声回荡在狭小的淋浴间里,男人却未曾感到过怜惜,仍是自顾自地冲刺、碾压着她。厚重的阴囊啪啪地击打着她的屁股。

    不一会儿,他似乎厌倦了这个姿势,突然把她从水管上放下来,扔在地板上,分开她的双腿,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她的乳肉被挤压得变形,他身上冰冷的金属纽扣搔刮着她的乳尖,带来刺痛又危险的快感。

    白芷咬唇止住了呻吟,抬头想要看清他的样子,却被他甩了一巴掌,脑袋偏到了一边。

    “就这样呆住,不许动。”男人嘶哑的声音流露出一丝亢奋:“从现在开始,只要你发出一点声音,我就会抽你一下,记住了吗?”

    白芷的牙齿轻轻地颤抖,被冷汗浸湿的小脸上有强烈的恐惧神情。她维持着头偏向一旁的姿势,一动也不敢动。白嫩的脖颈间是一道紫红狰狞的掐痕,乳肉上也布满男人留下的残忍痕迹。天花板上有冰冷的水滴下来,落在她赤裸仰躺的身体上。男人看着被蹂躏得浑身青紫的女人,正颤抖着被他压在身下,下身兴奋得胀痛。

    “记住了吗?说话。”嘶哑的声音透露出一股浓浓的威胁。

    “记住……呜啊啊啊啊!”白芷还没说出完整的话,一根细长的鞭子突然抽了下来,抽到她的奶子,她的双乳随之相互拍打摇晃,晃出阵阵诱人的乳波,吸引着男人的视线。女人却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发出阵阵呜呜的哭泣声。

    男人的眼睛放射出精光,她每啜泣一下,他都会用力地抽打她的奶子。不一会儿,她的乳尖红肿挺立,两团柔嫩布满细细的红痕。

    她已经记不清他说过的条件,只觉得委屈和绝望,无法止住自己的抽泣。男人也从未打算要提醒她,而是用鞭子一下又一下地抽打她、蹂躏她,下体仍然在她体内肆虐。她腿间的嫩肉早就红肿不堪,被他操弄得渗出了血色。疼痛之外,细丝一样的快感从裸露的皮肤上逐渐升起,白芷的惨叫慢慢夹杂了呻吟。

    男人微眯起眼,停下了鞭打的动作。他啪地又甩了她一巴掌。

    白芷的脸偏向另一边,她的眼泪从眼角无声地渗落下来。

    “有这么爽?我允许你爽了吗?”

    “……呜……赵子勋……”她绝望地闭上眼,口中喃喃地呼唤着,声音微弱不可闻。

    听到她的呼唤,男人粗暴地抬起她的下巴,逼迫她看向他的脸。白芷抗拒地扭动,他把她的下巴捏出了淤青。她那失焦的双目终于第一次对上了男人的脸。

    这个男人很瘦,有着白皙到病态的肤色,皮肤几乎是透明的,青色的血管从他的脖颈爬上他的脸颊,五官的组合给人的感觉十分顺眼,却因为气质的关系给人一种阴冷狰狞的感觉。

    白芷对上他的目光,想起刚才那双紧紧掐住自己脖子的手,身体开始轻轻颤抖,

    男人突然笑了。他猛然放开她的下巴,让她的脑袋撞在地面上,掐住她的两团乳肉,用力地摇摆,身下也用最大的蛮力狠狠操她,把她顶得一点一点向后退。白芷轻甩着头,背靠着冰凉的大理石地面,难过地咬住嘴唇,却抑制不住一串串绝望痛苦的呻吟,她的眼泪不断被甩飞,男人只是兴奋地看着。

    过了好一会儿,深深埋在她身体里的巨物兴奋地剧烈颤抖,开始喷射出液体——

    他……他要射在里面……

    白芷浑身僵住,她用上吃奶的劲,死命推拒他:“出去,出去,不要射在里面,滚出去……”小穴却违反自己的意志,贪婪地绞紧了粗长的男根。

    男人邪邪一笑,脸上青色的血管突起。他用力一顶,直接顶进她的子宫口,灼热的液体喷洒在她的子宫深处。白芷只能双腿无力地夹紧,呜呜呜地哭泣:“混蛋……”

    “可以洗干净。”男人眼睛突然亮了一下,他刚射完,突然抽离她的下体,取下水枪,调到了水压最大的喷射模式。水枪吐出一束骇人的高压水柱,在地面上溅起了高高的水花。

    他兴奋地分开她的双腿,把水枪对准她的小穴,利剑一样的冰冷水柱陡然击打她的花核,刺进了她的身体。

    “呜啊啊啊啊啊……”她受不住这样强烈的刺激,惨声尖叫。男人固定住她的双腿,不让她躲开,看着水流凶猛地灌进她的花穴里,白芷的大腿根儿被水流击打得红肿,小腹充了气一样软软地鼓起来。他变态地欣赏着这一幕,调整了水枪的位置,转而攻击她的双乳,让两团白肉相互拍打,然后是乳尖。白芷无力地仰头呻吟,头发湿哒哒地黏在脸上,样子显得狼狈又淫靡。

    潮湿闭塞的浴室里,女人仰躺在潮湿的地面上,双手被布料缚在头顶,湿淋淋的头发散落在白嫩赤裸的身体上,白皙的肌肤布满血痕,男人举着水枪邪恶地攻击着她白嫩的乳房和红肿的下体,残忍地看着女人小腹逐渐高高隆起,嘴里不住地哭喊求饶,他的表情却仍然是一脸兴奋,丝毫无动于衷。

    过了好久,他像是玩腻了,一把扔掉了水枪。白芷小穴不断抽搐,缓缓喷吐出体内被强行灌入的清水。男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切,突然伸出中指,插进她的下体,堵住了流出来的水,邪恶四处搅弄,另一只手却开始用力按压她的小腹,逼得她的下体一阵酸软胀痛。

    “啊,哈啊,滚开,你这个变态。”白芷扭动着臀部挣扎,却只是被刺激得更加难受。

    男人眼睛又微微发亮,他果真把手指从她的小穴中抽出来,饶有兴趣地看着淫水和清水在一瞬间同时喷洒出来的淫荡一幕。还没等水流完,他突然用力掰开她轻轻抽搐的小穴,挺起巨物,强行堵上吐水的小穴,深深地贯穿她的阴道,用蛮力狠狠抽插。

    “呜……呜呜呜啊……嗯……救命……救命……赵子勋……”白芷早已无法承受,只能无助地叫喊着。男人在她身前,巨物几乎把她的身体一下又一下地顶飞,两只手捏住她硬硬顶起的两粒嫣红,毫无怜惜地向外用力拉扯,给她带来一阵阵夹杂着疼痛的快感。

    “你叫什么扫兴的名字?叫李枭,快点,叫来听听。”

    “不,不……赵子勋……救救我……呜呜……”听到这两个字,她回想起初见时赵子勋的叮嘱,心中一片绝望。

    “你不叫我就操翻你,等会喊赵子勋进来,当着他的面把你操到子宫里全是我的精液。然后我们两个一起干死你,你以为他不会和我一起干你吗?”李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兴奋了。

    “呜呜呜……李……李枭……”她的声音里带上浓浓的绝望,还有不自觉的哀求。

    李枭闷哼一声,堵着她的子宫口,将满满的精液尽数射在她的身体里,死死封堵。等到她丧失了所有反抗的意志,软软地瘫倒在他身前,才抽出了巨物,看着那颤抖的小穴不堪重负地喷吐出一股又一股浑浊的液体。

    她刚才被李枭过于残忍地玩弄身体,早就头脑晕眩,神情恍惚。随着他的释放,她眼前一片漆黑,丧失了意识,昏倒在地上。

    李枭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概念,甚至用力地扇了她的奶子两巴掌,看着她的乳肉互相拍打摇晃,荡起惑人的波浪,又开始扯弄她红肿的乳头。过了好一会儿,男人见她毫无反应,确认她是真的昏迷,已经不会再醒来的时候,才悻悻地停住动作,拉起裤链,起身径直离开。

    淋浴间里,昏迷的女人被独自留在冰冷的地面上,赤裸的身体布满施虐的痕迹。一把高压水枪被扔在一旁,不住地喷射出水柱。地面被打湿,反射出淋浴间内的淫靡景象。

    06 深渊【凌虐/慎入】(4889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