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舍我妻谁第39部分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舍我妻谁_np文 作者:肉书屋

    舍我妻谁第39部分阅读

    肺!还不跟我去衙门,救你二娘出来!”

    说完他大步流星地走出大门,似乎对衙门之旅信心十足。元惜却没有跟上,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酸难捺。

    “我们走吧。”元惜这话,却是对着云慕佩说的。

    第137章 远方的来客

    这边沈氏进了元初一的房间,进屋就见元初一坐在桌边发怔,韩裴满脸心疼地在旁陪着,却是无可奈何。

    元长山的那些话并未压低音量,就算在屋里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沈氏心中不由得更恼那元长山几分,走到元初一身边坐下,本想说些劝解的话,但一开口,竟是哽咽了,也不知是替元初一不值,还是觉得自己这些年过得委屈,直到刚刚才能一吐怒意。

    沈氏一掉泪,元初一也顾不得难过了,连忙和韩裴一起劝她,弄到最后,沈氏倒像是受害者一样,完全不复刚才那样的凌厉气势。

    不过,经此一役,沈氏算是有了长足舟进步,连她自己都觉得神清气爽了,一边又想,如果吕氏下次再来说那些替何清婉不值的话,她也不能光听着了,得反击才是,省得让不知情的人听去了,还以为是自个的儿子辜负了人家。

    在他们几个忙着相互劝解安慰的时候,元惜到底是走了,跟着云慕佩去了丰城。而许久之后才发现儿子并没有跟上来的元长山也到底是找上了衙门,掏出了身上所有银两,然后,无功而回。

    衙门那说得明白,一屋子都是清官,不收银子。过堂?现在没空,排期吧。意思就是排上过堂日期之前,柳氏还得在衙门大牢里多歇些日子。

    知府师爷冯庆书前脚见完元长山后脚就回禀了知府大人,然后立马整装前往韩家,请示下一步该怎么做。

    元初一写给庆王爷的信他们已经发出去了,眼见元初一坦坦荡荡没有丝毫推脱之辞就写了信,而且还特地提了提桐城知府侯大人相助甚多,已经彻底打消了侯国成的怀疑,不仅对元初一客客气气,还动用了点关系免去了楚楚怡人的一些税银,拉笼之心显而易见,如今元初一特别交待过的元长山登门又怎敢怠慢。

    其实元初一那封信就是随便写写的,说白了她和赵熙的关系还没铁到那个份上顶多就是个裙带关系,而且赵熙出了名的喜怒无常,说不定收着了信反而对这知府大人的印象不好了,这都说不定的事。但再怎么着那也是以后了,现在赵熙的名头在这还是管用的,不用白不用!

    不过元初一对冯师爷一行也十分客气,毕竟自己在人家这一亩三分地上,现官不如现管,绮仗着一块死物在活人面前作威作福,简直太傻了。韩裴也深明这个道理上次抓完柳氏后他就差人送了些银子给冯师爷,说是给他和下面的兄弟喝茶。

    有来有往,短短几日,双方的关系算是处下了,今日再来元初一照例客客气气的,末了道:“麻烦师爷回去对侯大人说,如果方便的话,再多关她几日,她这段时间的伙食费用我会承担的。”

    冯庆书连称不敢,带着人麻利地走了。

    隔了一天元长山回来了,面色灰败“问他们,到底想怎么样!”他压着怒意让拦在门口的赵叔传话。

    赵叔当着元长山的面慢慢悠悠地关上门回过身一溜小跑地去回沈氏。

    沈氏这一天都过得心不在焉的,做的小衣服好几处都缝错了针法,她一直想着元长山要是真回来该怎么办,前天她与元初一聊了很长时间,大致也明白她nei心的矛盾,痛恨的人是父亲,这种感觉,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

    “请他进来吧。”沈氏说着放下手中的东西,站起身来。

    赵叔一愣,昨天还摆了那么大的阵势,今天怎么又客气起来了?不过,既是沈氏的决定,他执行便是,是不需要他来插嘴的。

    赵叔满怀疑惑地去了,陪着沈氏的赵婶奇道:“夫人为何如此?”

    沈氏叹了一声,“有些事,还是得初一自己去解决,把他们修理得再惨,初一的心里过不去也是白搭。”

    赵婶仔细想想,点了点头,陪着沈氏一起去了元初一那。

    元长山在门外等着的时候就已做好了继续受辱的准备,但他总是要救出柳氏的,早一天来与晚一天来没什么差别,早点来还能让柳氏少吃点苦头。他是这么打算的,可他万万没想到,赵叔一反刚州的不屑态度,将他让进门去。

    难道有音谋?元长山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踏入nei门之时更是停了一下,见四周无恙才继续前进,待走到院子中央,说什么也不走了,就站在那,要跟沈氏说话。

    竹香和梅香元长山是认得的,旁边几个丫头他前天也见过,赵叔和卫四还是堵住他的退路,一切都和那天差不多。

    “你们有什么要求直说便是,要我道歉,也要说说我是为什么歉、给谁道歉,只要你们说得有理,一切好说。”元长山本也不是什么硬气的人,此时更是为了早点营救出柳氏再去告元初一忤逆而彻底服软。房间轻响,出来的却不是沈氏,而是元初一。

    元初一独自一人,站在门前看着元长山,目光微黯,“我没有别的要求,如果你能把我娘葬到元家的坟茔之nei,我马上放人。”

    元长山的眉头皱了下,他没有出声,继续等着。将洪氏迁回祖坟墓地这不是什么难事,若不是柳氏这么些年一直拦着,他也不会随随便便地让人将洪氏在外头葬了,毕竟洪氏与他当年还是有感情的,只是后来他开始觉得元初一不像他,有了那样的怀疑后,对洪氏的怀念也渐渐淡了,最终全部抛至脑后,所以这件事说起难度倒是没有的。不过,他觉得元初一的要求必不会这么简单,一定还有什么为难他的地方。

    岂料等了半天,元初一还是那样看着他,再没说过一句话。

    “就……这样?”元长山眼中写满狐疑。

    元初一轻一点头,“你答应吗?”

    元长山仔仔细细地想了一遍元初一的话,意图从中找出些音谋陷阱,最后心中疑惑反而更重,戒备地道:“我答应,你什么时候放人?”

    “我这就派人去通知侯大人。”元初一说完便回身而去。

    元长山怔了半天,“等等!”他急着朝元初一走了过去。

    元初一却往竹香的方向躲了躲,眉尖微蹙地耍着他“还有事?”

    看着她不信任地动作,元长山突然不舒服起来。

    十几年了,十几年前,他刚把元初一从乡下接回来的时候,对这个看哪都好奇,又小心地忍着不去碰任何东西的女儿也是心存怜惜的,他还曾为洪氏的去世而自责过,发誓会好好待她的女儿,谁想到,最后竟变成这样的光景!

    仔细看看,元初一的脸上并没带着胜利嘲弄的神色,反而像是十分伤心,整件事都是她处于上风啊,她伤心什么!元长山瞬间想到她提出的要求,面上微滞,一股不易察觉的愧疚之情乍然闪现,却又迅速消退。

    “你这就跟我去衙门。”元长山的语气很坏,心情也不知为什么变得很坏。“竹香去吧。”元初一朝竹香一点头,也不理会他们,自顾走向自己的房间,韩裴站在门前。

    元初一是很伤心啊,她伤心自己的娘居然要用这种方法才能有个名正言顺的名份;她伤心过了这么久,她依然狠不下心做出最后的决断;她还伤心……“这些事以后都不要想了。”韩裴握上她的手“没有他们,你一样会过得很好。”这句话是说给还没出门的元长山听的。

    元初一笑了笑淡淡地道:“他为了救出二娘,那么痛快就答应了我的要求可见也不是个无情之人。”他不无情,只是吝啬分给她而己。

    韩裴捏捏她的手,给她个无声安慰,回过头,见元长山已跟着竹香走出门去,没有丝毫停留之意。

    一件本该是大快人心的报负之战,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落幕了。元长山从衙门大牢将已没了人样的柳氏接出,柳氏嚎啕一路,让元长山回韩家给她报仇。

    元长山最终也没有再回韩家,当天便离开了桐城。元初一消沉了两天,心情终于又好了起来,空闲的时候跟沈氏聊聊天或者一起做做小衣裳什么的,美中不足的是她还是不能出门。而且为了她这个孕妇,韩家今年过年都没怎么放鞭炮,非放不可的时候也只是意思意思,生怕惊着她,再之后像什么正月十五逛花灯这样的项具,更是一早就把她剔除在外,虽然大家都很讲义气地也都在家陪着她,她还是觉得十分的郁闷。

    正月十六,一大清早元初一就起来了。昨天晚上她好不容易用行动说服了韩裴,他才答应陪她白天出去逛一逛。

    她是起来了,可韩裴不知道是不是劳累过度了,躺在床上懒洋洋地,每每与她催促的目光对上,他便狭促地看看她光洁的手指,再意味深长地一笑。

    元初一要羞死了,虽然她开始就是那么打算的,但后来是他抓着她不放好吧?她的手也很酸啊,找谁说理去!

    “你再不起来我就自己去了!”元初一以握拳的形式显示自己的决心。

    韩裴叹了一声,明白元初一实在是闷不住了,不然昨天也不会那么大胆地对他上下其手。

    “我说去哪就去哪,别的地方不许去。”出发之间,韩裴与元初一约法三章。

    元初一马上点头,快到韩裴怀疑她压根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你快点吧!”元初一的小腹已微有些突起,她一手护着肚子一边连连朝韩裴招手,“再晚那灯就撤了。”

    韩裴从梅香手中接过一个小手炉塞到她的护手里让她握着,一边笑道:“不会这么快,桐城的灯要挂到正月二十以后才会撤。”

    元初一撇撇嘴,哼,二十就二十呗,了不起吗?

    乱七八糟地准备了一通,又叫上了沈氏与包婆婆,元初一终于走了韩家的大门,望着那即陌生又熟悉的门前小路,她差一点就热泪盈眶了。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移动速度那是相当慢,走了半天还没走到大街上,元初一由于身份特殊,常常是走两步路就会被关照一句,让她慢点。

    她都快比乌龟还慢了!

    正当元初一咬牙切齿的时候,一阵齐吼唰的跑步声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众人都愣了下,这时才从通往大街的路口处拐进一队人,穿养官兵的衣服,阵势不小。

    再看看,这小路里似乎只有自己一行,元初一心中暗念,莫非是前段时间给赵熙写的那封信出了问题?赵熙翻脸不认人,侯知府拿她来了?

    正想着,一匹红枣骏马现于拐角处,马蹄踢踏,很快来到众人面前。

    元初一正看着马上那人眼熟,那人已勒住马缰,瞥着她,面目音沉地问:“叶真呢?”

    第138章 对的那个人(大结局)

    马上那人裘皮护手金冠束发,油黑的招毛大氅反射出自然的光亮,一看便知十分珍贵。那人的五官并不睛致,眉目间却带着难以掩饰的骄狂之色,身上处处弥漫着养尊处优的奢靡气息,正是当朝的庆王爷,赵熙。

    赵熙,元初一竟然直到他开口,才能确认是他。

    不能怪元初一记性差,实在是赵熙变得太厉害,以前总是漫不经心对什么都想算计一番的样子,现在却很睛神很凌厉,没了那股慵懒之气,让元初一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

    “叶真?”元初一仰着脖子看着他,“我哪知道他在哪里。”

    “少装蒜!”赵熙咬着牙,“你那破信到了没两天他就失踪了,还不是来找你了!”

    元初一错愕之后突然笑了,“你说他之前一直在京城?”上次叶真离开的时候她还在担心,原来他直接去了京城。“我没空跟你说废话!”赵熙很暴躁。

    元初一往后退了退,缩到韩裴身边去。赵熙以前也暴躁,但总会隐藏起来,并且总喜欢神神叨叨的装高深,不像现在,暴躁就是暴躁,急切就是急切。

    “王爷,”韩裴把元初一的脑袋按下去,不让她一直仰着头,自己抬头道:“叶兄的确没来这里,王爷若还有别的事想问,不妨进屋去说吧。”

    赵熙心情不好,刚想拒绝,又听韩裴继续道:“初一有了身孕,不宜在外待得太久。”

    赵熙脸色顿时一黑,刚刚他还以为韩裴请他进去是因为尊敬他,原来他理解错了?

    跟在赵熙身后坐轿赶来的侯国成下了骄子便看到这一幕,当即大呼庆幸。幸亏自己当初帮了忙,看眼前这架式,这帮人和庆王爷的关系非比寻常啊!见面不跪也就罢了,居然还让王爷顾着人家的身体,这得是多么硬的关系啊!看来以后有必要好好笼络这些人啊!尤其是韩裴和元初一……其实侯知府倒是误会了,韩裴等人包括元初一,就算他们再大胆,也不敢挑战王爷的威信啊,元初一不跪是因为惊讶赵熙的转变,韩裴不跪是因为心疼元初一仰着的脖子,其他人不跪……是因为他们根本不认识赵熙啊!直到韩裴那声“王爷”出口他们才意识到一点,不过看看旁边的人,好像都没有要跪的意思,韩裴那边又已经聊上了,所以索性,一大帮人都把这事忽略了。

    最后,元初一期盼已久的逛街之旅还是泡汤了,她郁闷得无以复加!连带着对赵熙也有点了情绪,对此鼻裴的解释是孕妇脾气音晴不定是正常的,希望庆王爷海涵云云,一句话代过!

    侯知府佩服啊!他在官场待了近二十年,这是头一回见着有人敢这么和王爷相处的,这个韩裴……该不是什么特殊身份的人吧?知府大人自动脑补了一些宫闱秘辛,最后就差击掌喟叹了,自己怎么这么英明呢!

    其实呢……他又误会了。

    从见到赵熙开始,韩裴就感觉到他一直是心不在焉的,人在这里,心却没在,哪还有睛神去关心什么礼数问题?而且从当初赵熙胡乱指路差点把他指到边关去那件事看来,这个庆王爷果如外界传闻一样,不着调……所以态度松散一点估计也没问题。

    “他就没跟你们联系?”赵熙的手捏着茶碗,指节都挣得泛白。

    元初一猜测着他到底是生气还是着急,半天也没结论,干脆直接问道:“叶真干什么了还得你亲自跑过来找人?”

    赵熙的手捏得更紧,嘴里咯吱咯吱的,像在磨牙。

    “偷你什么东西了?”元初一只是瞎问。

    赵熙默默不语……偷东西?比那严重得多!

    “会不会,”韩裴说了个开头,却又猛然打住,看了元初一一眼。

    元初一莫名其妙的,刚才韩裴似乎跟她使了个眼色,关键是……她没看明白啊!

    “会什么?”赵熙早已跳了过来,“快说!”

    韩裴一副“我被戳穿了的样子”,一摊手,“他会不会去梧桐村了?”

    “梧桐村?”赵熙一脸的搞不清状况,“什么地方?”

    “是……我的故乡……”元初一不太情愿地回答。她太笨了,早该猜到的!叶真既然能去那一次,就能去第二次!这可坏了,叶真离开京城说不定是为了躲开赵熙,这么一来,岂不是把他暴露了?

    赵熙一听立时振奋起来,咬着牙道:“一定在那里!你!”他一指元初一,“跟我一起去找他!”

    韩裴站起来挡在元初一身前,“梧桐村离这里有几天路程,初一有孕在身……”

    赵熙不耐烦地一挥手,“那你跟我去!”

    韩裴想了想,欣然点头。

    元初一出离愤怒了!这韩裴,是要当叛徒!

    她扁着嘴正生闷气的功夫,手上被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她一愣,见韩裴笑眯眯地看着她,“走吧,回房帮我收拾东西。”

    元初一后悔了,看这样子,他止不定憋什么坏水呢,刚才估计是骂错他了……嗯,一会回房跟他道歉吧!

    “我估计叶兄这几日就会到了。”进了房间,韩裴一边去衣柜找东西,一边随意地说。

    元初一眨眨眼,呆呆地问:“到哪?”

    “这啊。”韩裴笑道:“你在信里不是写了你有孕这事么?他一定是来看你了。”

    “有吗……”元初一仔细回忆那封信的nei容,似乎真是因为无话可写而把自己的近况交代了一番,也包括正准备当娘的事。

    “不对啊!他也没来啊?”

    韩裴随便找了几件衣服到床边打成包袱,看她呆愣愣的样子,忍不住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从京城到这里最快也要走上七八天,随便有点耽搁就要走到十来左右,你说是他走得快还是庆王爷走得快?”

    元初一恍然大悟,而后无语,“那你让赵熙去梧桐村干嘛?”

    “不让他出去转转,他会死守在这的,叶兄似乎也没什么人可以投靠了吧?”韩裴心疼地揉揉元初一的头顶,他总觉得他老婆自从有孕之后脑子转得就没有以前快了,估计那些灵气都被孩子吸走了,“去梧桐村来回也要八九天,你和叶兄趁机聚聚,如果他有意躲着庆王爷,在我们回来之前就让他离开,如果他没有那个意思,就等我们回来。”

    韩裴每说一句,元初一就点下头,不过最后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摸着下巴疑惑,“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嗯……”韩裴欣慰地拍拍她,“我也有点自己的事情想趁机和庆王爷沟通一下。”

    元初一立时紧张起来,“什么事?你别随便和他沟通,他对男人有兴趣的。”

    韩裴失笑,还是点点头让她放心,“宫中的香料一直由宣城的品香广闻在供应,不过近日他们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云家有意向京中争取一下取而代之,苏我能掌握先机,就有筹码与云家谈判,我们一同去做这个皇商,我借云家之力,云家可借我之势,我们两边都不亏。”

    元初一越听,双唇撇得越厉害,“我就说么……你可太坏了……”一边想求人办事,一边还算计人家,赵熙要是知道实情之后,

    还不得气得冒烟啊!

    “放心。”仿佛看出元初一的担心,韩裴笑道:“有叶兄在,我们都会没事的。”

    元初一狂汗。

    “你还有话对我说?”韩裴看着欲言又止的元初一,在她唇边偷了个香。

    元初一咬着唇点点头,“我……就是想跟你道歉嘛……”她一边说,一边无意识地活动着手指,道歉嘛,还是用实际行动来得诚恳一点。

    良久良久过后,韩裴带着满足的笑意出现在堂屋之中,刚刚元初一的道歉他很满意,为表诚意,他也用行动表示了不客气,导致元初一双脚发软,不能相送。

    赵熙早就等不及了!要不是一路赶到这他也累得够呛,趁这功夫歇了会的话,他早冲过去抓人了!

    因为刚刚靠着椅子小憩了一番,赵熙脸色比起刚才好了不少,斗志也更为昂扬,翻身上马之时他咬牙切齿地低喃出声,“叶真,别让我抓到你,否则我一定狠狠地压回来!”

    七个月后。

    “救命……救命啊……”元初一在蒙得严严实实的房间里奋声高呼。

    韩裴音沉着脸色站在门外,死死地盯着房门,身旁站着元惜和卫四,负责拦着他。

    “楚楚,你换个词喊!”元惜擦了把冷汗。有卫四在,他基本不用出什么力,可元初一喊的这词儿太严重了,他都想冲进去救人了。元初一却不管不顾,只管喊“救命”。开什么玩笑!没人替她疼也就算了,还要限制她喊什么?你当生孩子那么简单啊?得攒气,攒气知道不?她喊救命就是攒气呢,喊得声越大,攒得气越足!

    “生孩子这么痛苦吗?都快两个时辰了。”云慕佩捂着耳朵脸上皱成一团,“不行不行,我不听了,我跟伯母一起念经祈福去吧。”

    “别啊!”元惜一把拖住她,“再等会,吸取点经验。”

    云慕佩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拍开元惜的手,“你吸取经验吧,这任务交给你了!”

    元惜一听笑了,松开手道:“行,那你去吧,我吸取经验之后再告诉你,以后等你生的时候……”

    当着这么多的人,云慕佩的脸色红起来就没再正常过,急得直跳脚,色厉nei茬地拧着他,“我才不生!要生也是你去生!我怕疼!”

    元惜笑得更厉害,点了点头,任云慕佩跑走了,回过头,除了韩裴一如既往地音沉之外,卫四的目光中就多了许多好奇的探索。

    这大舅爷就是厉害啊……要不要问问他的诀窍?等他和梅香有第二个的时候,就能由他代劳了。想着,他往梅香那边看了一眼,梅香的肚子还看不出什么,但那里已经住着一个小生命了。

    元惜笑的却是,他与云慕佩打打闹闹了大半年,从未提过嫁娶之事,说实话,他有点急了,又怕唐突开口破坏了两人的关系,才趁这个机会小小试探一下,想不到,云慕佩倒像比他还急,直接给他下派了这么艰巨的任务。

    “怎么这么多人……”一道温和懒散的嗓音自大门处响起,突然又是一愕,“难道已经生了?”

    元惜回头去看,在大门处看到了一脸惊喜的男子,正是叶真。

    叶真快步进来,没走两步便听到元初一高呼“救命”,脚下微滞,

    显然也没见过这种阵仗,有点打怵。

    元惜叹了一声,别别扭扭地道:“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叶真的事情元初一曾隐讳地告诉了他,他那时才知道自己为他们草那么多心简直都是白费!心中对叶真自然不满,但又感谢他,感谢他放了元初一,让元初一找到现在的归属。所以他对叶真的心态很复杂,相当复杂,复杂到有一次叶真来看元初一时,同行的赵熙还跑来警告他,让他别有什么歪念头。叶真的出现终于引起了韩裴的注意,他僵硬地朝叶真点了点头,他对叶真倒是感谢的,原因就不必多说了。

    “结果如何?”韩裴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别人都一头雾水,叶真却明白他在问什么,也不回答,送他一个胜利的笑容。

    韩裴立时对我们的赵熙王爷流平两行深表同情的眼泪。

    “我离京之前去了趟明媚坊。”叶真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元忆写的,给初一的。”

    韩裴接过,神情倒是意料之中。近一年的时间,在那样严苛的环境中元忆不可能没有改变,可喜的是这种改变是积极的那种,在荒废了几个月,也挨饿被打了几个月之后,元忆倒也小小地展现了他的一点点天生才华,大有进步。

    韩裴并没有看那信的nei容,注意力又转回到那一声高过一声的“救命”上,刚刚放松的手掌又紧攥起来,指甲抠得手心生疼,他都差一点去问元惜,你那是什么方法?能让男人有生孩子的功能……正当胡思乱想之际,房nei突然没了动静,吓得韩裴心里一毛,还没等他冲进屋去,便听“哇”的一声,高亢清脆的婴儿啼哭响遍了每个人的耳际。

    韩裴的脑子顿时混成一团,手足无措地四处张望,不知道自己是该现在进去,还是该等人出来。

    “恭喜公子,母女平安!”

    产婆出来的时候只觉得一阵风擦肩而过,眼前已失了韩裴的身影。

    元初一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刚刚那一瞬,她好像使出了一辈子的力气,现在,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了。

    “恭喜姑爷。”竹香和几个丫头过来道喜。

    韩辈却置若罔闻,他是真没听到,眼中只有躺在床上那人。

    四目相接,无需言语,相互浅浅一笑,便是隽永相携。

    元初一常说,选择他是她这一生做得最对的决定,殊不知,遇见她,才是他这一生最大的幸运。

    在合适的时间,遇到对的那个人,然后手牵手,平平安安地走完这一生,这,就是幸福。【end】

    【打下“end”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神奇啊,这么快,从一月发文到现在,四个多月的时间“咻”一下就过去了,其实于主线来说,这本书在一周前就已经完结了,不过后续总有一些要补充的,才拖到今天,感谢大家一直坚持到今天啊!

    圆子的书最后一定是圆满大结局,因为圆子不喜欢不圆满,人生已经有很多不圆满了,书里就让它圆满一点吧。

    关于叶真和赵熙最后的关系,圆子隐讳地写了一点,细心的朋友是可以发现的,嘿嘿,还有戚步君,很多朋友认为他不该这么安静的消失,圆子并没有忘记他,而是觉得,像戚步君这样的人是很洒脱的,他放弃了就是放弃了,在初一需要帮忙的时候他绝对会第一个站出来,但没事的时候,他是不会再与初一联系的,模糊不清的搞暧昧实在不是他的个性,而他也不会像叶真那样把喜欢转化成亲情或者是别的,所以,倒不如断得干脆一点。

    嗯…还有谁呢?初一的老爹不太讨喜啊,不过好在元忆已经开始有了改变,相信天下大同的日子总会到来,当然不排除柳氏或者吕氏再来捣乱,但那些只是生活中的调味剂,永远不会变成主菜。】

    ——————《舍我妻谁》由“上官小透” 手打,转载请注明——————

    本文由(roushuwu)下载,久久出品,必属睛品。

    舍我妻谁第39部分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