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第二百一十七章 肺部纤维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吴友谦带着气密转运床,从介入手术室里回到抢救室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人上了年纪之后觉少了,但同时也变得熬不了夜了。吴主任使劲打着哈欠,一边走着一边摇头,果然人一上了年纪,身体机能就开始迅速衰退。连一个哈欠都得分开打个六七次才行。

    说起来……之前周秀芳是不是也曾经在某一个瞬间,想过和自己一样的事情,比如什么“人老了不中用”之类的?

    至少我的状态可能比之前的周老师稍微好一点,至少我还有一些额外的时间。吴友谦稍微走的慢了一些,快步行走会让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他松开了衣领上的口子,为自己的脖子扯开了一些空间。

    那个年轻的孙医生表现的不错,确实是个有天赋的医生。吴友谦继续走着,心里还在琢磨着孙立恩的事情。不过有些细节上可能还需要再锻炼一下——他没看出自己身上的病,这至少说明,他的能力还在正常“人类”的范围内。不至于异常到非人类的地步。

    教个天才,吴友谦还多少有些经验。教个诸葛亮,那可就是从来没经历过的全新领域了——其智近妖的学生,教起来压力太大。

    就是有些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诊断苗子,居然被刘堂春给挖走了。在这个瞬间,吴友谦甚至有想想办法,从刘堂春手上抢人的念头。随后这种念头,就被自己的一阵气喘和咳嗽打断了。

    可惜啊……吴友谦靠着墙,深深呼吸了几下。苦笑着摇了摇头,可惜自己时间不多了。

    ·

    ·

    ·

    “吴院长,您回来啦?”吴友谦刚刚回到抢救室,就被孙立恩堵了个正着。

    “小孙医生,有事儿?”吴友谦笑眯眯的反问道,“放心吧,患者情况还不错。熊主任做这个手术还是很有把握的。”

    孙立恩在吴友谦头顶上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后,忽然换上了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吴院长,根据宋院长的指示,所有和鼠疫患者接触过的医生都需要每天进行一次血液取样检查。正好先从您开始抽血,这样您能早点去休息。”

    吴友谦看了一眼孙立恩,以及他手里的采血针和止血带,挑起眉头问道,“你来给我抽血?”

    孙立恩看了看吴院长,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家伙事儿,连忙摇头,然后把一旁的护士小郭推了出来,“他是护士,让他来。”

    吴院长看着身高一米九八的护士小郭,眉头跳了两下,轻咳一声后道,“你们年轻人还是去休息吧,我让胡静来给我采血。”

    护士小郭一脸的凝重瞬间烟消云散——刚才被孙立恩推出来的时候,他看上去压力好像很大的样子。

    孙立恩讪笑着离开了,没走多远,他就被潜伏在小会议室里的宋院长一把拽进了会议室里。

    会议室中,整个治疗小组的成员都集中在了一起,他们看着被宋院长拽进会议室的孙立恩,脸上的表情各异,但看热闹的成分居多。

    “你看出了什么没有?”宋文对孙立恩急道,“老吴是不是有问题?”

    孙立恩苦笑道,“宋院长,我要真能看一眼就知道人家有什么病,那我可真就成了神仙了。”

    孙立恩确实看到了吴友谦的状态栏,内容不多,也没有什么特别能引起孙立恩注意的地方——唯一的一条状态是“肺部纤维化”,持续时间有一万九千多个小时,大约两年多的时间。

    肺纤维化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症状——它是肺部损伤后,细胞过度修复导致的纤维细胞过度增殖和细胞外基质大量聚集。而肺纤维化的主要症状,则会表现为“呼吸困难”。当肺纤维化进展时,患者可能从一开始的剧烈活动呼吸困难,迅速进展到静息状态下呼吸困难,肺部丧失大部分功能,最后因为呼吸衰竭而死亡。

    但孙立恩并不太担心这个问题——吴友谦的肺纤维化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而目前的状态也只不过是“剧烈活动下可能呼吸困难”。那么可以认为,吴友谦的肺纤维化是没有进一步进展的。这并不符合主要引起肺纤维化的特发性间质性肺炎的特征,因此孙立恩觉得,状态栏提示的意思应该是“肺间质纤维化”。

    孙立恩认为,状态栏提示出的“肺纤维化”,大概是吴友谦以前曾经罹患肺部疾病后,肺部增生出的疤痕组织。虽然无法逆转,但应该也不会继续发展。考虑到肺纤维化的病因,主要是由于异常修复造成的。而这一症状似乎正好是帕斯卡尔博士的研究范围,于是孙立恩转而对帕斯卡尔博士问道,“肺上的纤维化能治么?”

    孙立恩的本意是想问问看老帕,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免疫抑制方案可以用。他还隐约记得,肺间质纤维化的首选治疗方案,是通过一定剂量激素进行抑制,控制纤维化的范围。虽然不确定吴友谦的肺间质纤维化原因,但控制起来应该不难——左右不过是几针激素的事情。

    “纤维化?”小会议室旁的茶水间里,黄文慧主任端着咖啡冒了出来,“是肺间质纤维化还是肺纤维化?这俩可不是一个东西啊……”她走到会议桌旁,放下咖啡,皱着眉头问道,“你觉得谁有这个病?那三个鼠疫患者?”

    孙立恩连忙摇了摇头,然后说出了自己对于吴院长的推理,“进展较长,治疗效果不好,会导致呼吸困难,我估计是肺间质纤维化……所以他才尽量避免让自己参与到直接的治疗过程里。”

    黄主任几乎没有迟疑就否决掉了孙立恩的猜想,“不可能是肺间质纤维化,一般的肺炎还没有这么大的伤害……吴院长这么大年纪,要是得了肺间质纤维化,一开始的肺泡炎就能要了他半条命。我这么长时间里可没听说过吴院长有什么呼吸上的问题。”

    这下轮到孙立恩不知所措了,毕竟状态栏实实在在在的表明了“肺部纤维化”的状态。可如果这个肺部纤维化说的不是肺间质……那就是最严重的肺实质纤维化了。

    “老年人、病情缓慢进展、主要表为呼吸困难、尚且无法治疗或者没有合适的治疗方案……这三点合并在一起,听起来像是ipf(特发性肺纤维化)。”一旁旁听的布鲁恩博士敲了敲桌子,帕斯卡尔博士之前一直在帮他翻译孙立恩说的话,“要明确一下倒也不算太麻烦,听一下他的肺音嘛。一般ipf患者两肺中下部都会有velcro啰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