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西望洋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西望洋角在世界地图大测绘时期,被当时各国组建的地图测绘专家定义为源大陆的最南端,是大陆南极,西望洋角港的人也为这个称呼而自豪,并且经常以南极人自居。
    但这个让他们感到自豪的称号,在几十年前却因为第二次大陆地图测绘而出现了一些变化,或者说是纷争,因为在测绘组里面有人提出了源大陆的最南端应该是虾钳湾灯塔所在的海角。
    于是,西望洋角就和虾钳湾开始为了这个大陆南极的称号展开了各种明争暗斗,两个地方的人几乎也成了死敌般的存在。
    他们之所以会如此重视这个称呼,不仅仅是因为这代表了一种名誉,更多的是名誉背后蕴藏的巨大利益。
    在没有大陆南极这个称呼之前,西望洋角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海角,西望洋角港只是一个人口不到两百的小渔村,贫穷、苦难是这个小渔村的唯一主题。
    然而,当他们得到了大陆南极这个称号后,这个小渔村便获得了各种投资,短短的十几年便成为了大陆南部最重要的港口之一,小渔村的人也因此富裕起来。
    此外,每年冲着大陆南极过来的世界各地游客也数量庞大,游客带来的各种消费所产生的纯利润甚至超过了码头货物中转的两倍以上,现在西望洋角港几乎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家庭都在从事旅游业的相关产业,而西望洋角港的旅游业又和大陆南极这个名称紧密的衔接在一起,一旦失去了大陆南极这个名誉,那么旅游业必然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即便港口的货运行业并不一定会因此受到太大损失,但那些收益全都掌握在各个早前投资码头的大财阀和大贵族手中,和当地的普通人没有一点关系,他们不会在乎大陆南极的名称归属。
    所以当虾钳湾开始争夺大陆南极这个称号的时候,西望洋角港的普通人几乎全都在为保卫这个名称而做着各种努力,而港口的管理者和既得利益者却显得非常平静,没有利用他们的身份和权势替西望洋角保住大陆南极这件事做些什么。
    这使得整个西望洋角港的社会局势呈现出了割裂式的变化,底层民众如同热情如火,而高层官商则如同死水。
    这种社会割裂一开始并没有出现太过异常的变化,毕竟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争夺大陆南极这件事上。
    可当最终大陆南极争夺战没有获得西望洋角人期待的胜利,反倒变成了一个模糊的悬念,这个称号在这几十年间分别在西望洋角和虾钳湾之间摇摆不定时,西望洋角人内心的失望顿时变成了怒火,只是这种怒火不仅仅是冲着虾钳湾去的,也是冲着西望洋角港那些官商高层去的。
    西望洋角人认为那些管理者港口的官商们,从西望洋角获取了巨大的利益,但却不为西望洋角的名誉出任何力,甚至连一点口头上的支援都没有,这些官商不配再拥有西望洋角港所产生的各种利益,于是港口收回运动开始在西望洋角港出现。
    一开始港口回收运动还只是采用和平游行的方式进行着,甚至运动领袖们还试图通过进入港口议会的方式,以正规的方法来收回港口。
    但当地的官商权贵却不愿意看到事情发展下去,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那些运动领袖们进入议会,提出港口回收的议案,以民众对他们的支持,这个议案必然会通过。
    所以他们必须想办法阻止那些运动领袖们进入议会,只是在他们还在想办法的时候,他们中间的某个大贵族就作出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直接派人暗杀那些运动领袖,而且糟糕的是暗杀行动事先走漏风声,没有彻底成功,好几名运动领袖逃走了,为了弥补漏洞,那名大贵族又没有和众人商量,直接诬陷那几名运动领袖是杀人凶手,并且公开通缉。
    这种低级的谎言自然不会有人相信,所有人都彻底的被激怒了,甚至就连一些中立派也彻底站到了港口回收运动那边。
    虽然港口管理层立刻作出了应对,但那种应对也同样愚蠢,他们仅仅只是将那名大贵族遣返回其领地,并没有对其进行任何处罚,而那几名运动领袖的通缉令也没有解除,仿佛是已经认可了那名大贵族的做法。
    这样的做法也彻底将那几名运动领袖逼上了绝路,逼得他们组建了地下武装反抗组织,令到港口回收运动从温和走向了暴力,破坏港口、抢劫货物、暗杀官员和富商等等激烈的手段开始出现在了西望洋角港,直到进入都没有停止的迹象,而且理念和口号也从回收港口,变成了打到腐败的政府和贪婪的贵族,一场席卷周边城市甚至国家的反权贵革命也逐渐成形。
    本杰明·哈特并不是西望洋角人,他的故乡在梅森公国的蓝莓郡,梅森公国距离西望洋角所在的西曼王国非常远,中间隔着两个国家,他之所以会来到西望洋角主要还是因为他是光脚党人,他是被党组织秘密派来西望洋角,向这里的光脚党学习更为先进且高效的反权贵运动思想的。
    光脚党是一个统称,几乎所有国家的平民反抗组织都自称是光脚党,这使得光脚党看上去非常强势,遍布世界各地,但实际上光脚党并没有一个同一的组织、领袖,甚至就连党规、纲领、口号等等也都不统一。
    不过无论是哪个地方的光脚党,无论是内心真的认可,还是仅仅口头上的宣传,都表示西望洋角是光脚党的圣地,那里的反抗组织是光脚党拥有着最先进的反抗思想和相关知识,只有去那里学习过才能够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光脚党。
    所以像本杰明·哈特这样来自各国的光脚党人在西望洋角也数量众多,这似乎已经成了当地一个公开的秘密,只要他们这些人不掺和到当地光脚党的破坏行动,当地的掌权者也不会对他们做什么。
    而当地权贵和光脚党经过这么多年的斗争似乎也陷入到了一种非常奇特的平衡状态,虽然互为仇敌,但却都不打算打破现在的平衡,用更加激烈的手段来对付另一方,而每过一段时间市政府的拘捕行动和光脚党的破坏行动就像是两次已经商量好的演戏似的,你来我往,看似激烈,实则平稳。
    本杰明·哈特一开始并不习惯这种平衡态势,他甚至觉得西望洋角的光脚党人已经失去了最初反抗权贵运动的锐气,已经堕落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反倒已经适应了这种环境,每天都能够见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鲜事物,每天都能够参加各种反抗运动,并且不用担心会突然被人抓住,吊死在广场上。
    特别是当他因为某次意外,知道了西望洋角光脚党的幕后资助者和领袖之一,竟然是港口议会和市政厅的那位大人物,他就立刻对西望洋角光脚党的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因为只有最富想象力的人才会将自己的敌人变成自己最坚定的盟友,然后从内部瓦解敌人。
    他可以想象得到现在西望洋角港的权贵层恐怕早已经被光脚党渗透得千疮百孔了,而现在西望洋角的平衡局势也就解释得通了,既然可以完整无缺的消灭敌人,收回港口,又何必把港口破坏得七零八落,得到一个破败的战果呢?
    当时,在发现了这件事的时候,本杰明以为自己肯定死定了,因为这对当地光脚党来说绝对是一个大秘密,走漏一丝风声,都会导致光脚党的事业彻底被破坏。
    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并没有被处理掉,当地光脚党领袖仅仅只是让他别把消息泄露出去,也没有做任何相对应的防范措施,就把他给放了,仿佛毫不在意这个消息会泄露给敌人知道似的。
    不过,在后来他自己仔细想想也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被这样处理,想来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把这件事说出去有什么用,毕竟那位大人物怎么看都不可能支持光脚党,就算自己说出去了,也只会被人当成诬陷,不但权贵那边要他的命,就连光脚党这边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因此这个秘密一直都被他压在了心底里,在很长时间都成为了他的负担,为了防止自己无意中泄露这个秘密,他不仅仅变得沉默寡言,甚至就连酒都戒了,并且为了缓和秘密所带来的心理压力,他只能为自己找一个爱好,而且这个爱好要刺激到足以让他忘记那个秘密,最终他找到了这个爱好,那就是收集欧特联邦的违禁书籍。
    本杰明第一次接触到欧特联邦的违禁书籍是在十五岁的时候,当时他还是老爵士家的仆人,在入夜后和他住在一起的其他仆人就拿出了一份手抄本,然后对着微弱的烛光,小声的读着里面的内容。
    至今,他还记得那份手抄本的内容是讲述一个贵族小姐如何爱上一个农夫的故事,虽然现在看起来那个故事非常粗鄙,甚至可能只是挂了一个欧特联邦违禁书籍的名称,实际上只是当地人所写的,但不可否认的是那是他对欧特联邦违禁书的启蒙。
    对于源大陆的各个国家来说,欧特联邦是一个禁忌词,几乎所有设计欧特联邦的事物都是违禁物,而下达禁令的不仅仅只有各国掌权者,甚至就连教会也都下达了明确的禁令,并且直接将欧特联邦称之为异端之国。
    然而,对于那些不满现状,特别是各国反对教会、反对国王,反对贵族的反抗组织来说,欧特联邦就是他们心目中的灯塔,其中也包括了沿海一带的光脚党组织,他们用各种方法收集到了所有关于欧特联邦只字片语的描述,最终拼凑出了一个欧特联邦完整的形象。
    在他们眼中欧特联邦就是人类文明完美的体现,在那里没有国王,没有权贵,也没有神灵教会,不需要缴纳各种各样的赋税,每个人都有工作,能够拿到丰厚的报酬,每个人有食物,食物甚至都不要钱,每个人都能够享受只有权贵们享受的美酒佳肴,甚至每个人都拥有决定国家领袖去留的决定,这对于源大陆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所以旧大陆几乎所有的反抗组织都将建造一个欧特联邦当作自己的终身目标,而这种举动也使得源大陆各国和教会对有关欧特联邦的各种事物打击得更加严重了。
    比如,像西望洋角港这样的跨洋中转港,每天都有大量来自新大陆的远洋货船来此卸货或者停靠,为了避免这些货船将欧特联邦的物品夹带进来,教会专门成立了一个搜查厅,负责对所有停靠在港口的新大陆船只进行整体搜查,私藏任何违禁物会被处以各种刑法,其中最高的刑法甚至是直接处死。
    正是因为强度如此大的禁制令,反倒使得任何来自欧特联邦的物品都变成了奢侈品,价格居高不下,其中又以书籍的价格最高,一本在欧特联邦随处可见的宪法手册运到源大陆后的价格几乎等同于同体积的黄金。
    也正是因为有着如此巨大的利益,所以走私欧特联邦违禁物的活动屡见不鲜,即便是在严酷的刑法也无法阻止走私者的贪婪。
    本杰明在港口的职务是引导船的调度员,每次有新的船只来到港口附近海域的时候,都是由他送检测员、搜查队和防疫官员到船上进行检查,然后再由他引导船只停靠在指定的码头上。
    所以他总是能够成为最先接触到远洋货轮的那批人之一,凭借这个优势他和一些远洋货轮的水手达成了协议,在船上其他官员登船之后,水手将走私物从船舷窗口丢到海里,然后他将走私物钩到调度船上来,帮助水手藏匿走私物,而他每一次协助的报酬则是一本来自欧特联邦的书籍,至于是什么书籍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因为反正他也看不懂欧特联邦的文字。
    这种活他已经干了好几年了,所以几乎所有来自新大陆的远洋走私船他差不多都认识,几乎不需要那艘船进入视野,只需要听到那艘船的汽笛声,他就能够判断出那艘船的身份,就比如现在他听到的汽笛声就属于一艘名为宠爱号的远洋走私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