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月惊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人一戟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
    眼看着那柄已经是化作了一道幽蓝长虹的大戟就是要刺中荀命,一柄悄然蛰伏多时的墨色飞剑霎然而至,在半空中掠出了一道扁平的圆弧,狠狠撞在了那柄大戟的戟面之上,火星四绽。
    虽然意料之中地没有阻截到大戟的冲势,但是荀命的目的却已经是达到。
    “中秋”重速,“墨云”重势。
    在“墨云”的那一次悍然撞击之下, 那道直指荀命的幽蓝长虹出现了一丝极为细微的偏转,虽然不能影响到大戟的穿刺指向,但是却令那原本凝实无比的长虹尖端出现了一丝破绽。
    而荀命要的,正是这一瞬的破绽。
    在“墨云”撞击到戟面的瞬间,高高跃起的荀命正好是来到了大戟之前。
    全身的灵力瞬间沸腾,五个银白色的洞天虚影瞬间在荀命的身后浮现而出,汹涌的灵力好似江河倒灌一般顺着荀命的经脉涌向那柄被他握在手中的槐木剑。
    一股浓郁无比的草木气息在翻涌灵力波动中瞬间自木剑之中疾散而出, 只是一瞬便是充斥了荀命的周身。
    荀命的身形骤然一扭,一股沉重的力势自他的腰间生出, 依次急掠而过背、肩、臂、肘,最后在腕部爆发而出。
    只见荀命的眉间蓦然狠厉,手腕猛然拧转,一身的灵力与体魄骤然攀上了一个极点。
    看似脆弱的木剑在荀命手腕的带动下剑尖在空出画出了一个小圆,而后剑身便是悍然拍在了那道幽蓝长虹的尖端侧面。
    在那幽蓝大戟的就要触碰到木剑的前一瞬,那戟身之上沸腾的黑水,那戟头之上喷薄凝聚的森然蓝芒,全都触及到木剑剑身外的那一层幽绿的光芒的瞬间若冰雪消融,凭空消散消失。
    槐木荫蔽,万法不侵!
    一抹银白的清冷月辉,在剑戟向触的瞬间,蓦然自剑身之上绽放而出。
    于此同时,一层极为黯淡的黑光瞬间便是攀上那失去了大半灵力包被的幽蓝大戟,方才还是势若贯虹的大戟,只是一瞬,便好似是失去了一切的威势与生气,蓦然暮气沉沉。
    如若那绚烂的朝花, 于夕阳西下之时蓦然凋逝。
    一声清脆的碰击声自剑戟相交之处砰然响起, 若尖锥凿耳。
    明明是一柄木剑,与那幽蓝大戟碰击之时,发出的却是金石相碰的清脆鸣响。
    不过真正的好戏,才是刚刚开始。
    那声剑戟相碰的清脆鸣响,好似若那戏台清锣,真正拉开了戏台的跌宕。
    清响鸣颤的瞬间,只见那柄幽蓝大戟之上的黑光蓦然一亮,而后瞬息黯淡。
    原先凝实的大戟,在这黑光的一闪一黯之间,好似那漠中碎砂,在被压实之后又是转瞬击散。
    在那黑光黯淡之后,幽蓝的大戟便是兀然地披上了一层朦胧,好似被一层阴云笼罩。
    在那祖树槐木剑和那黑光的削弱之下,幽蓝大戟的声势劲头已是十不存一,在荀命那势大力沉的一记拨剑之下,几乎是没有多少停顿地便是被拨向了一侧,斜斜刺向了荀命身后的黑水囚笼之中。
    而荀命的那一首拨剑,却并不像传统的剑招那般, 用剑身前端靠近剑尖的位置拨剑,以求得更大的拨剑弧度, 而是用剑身贴近剑格的位置触戟,求得了最大的拨剑力道。
    在拨剑别开大戟之后,荀命没有任何的停顿,一口新气再是生出,直接续上了先前的那一口长气。
    只见他的手腕再次猛然拧转,顺着戟身的走势改立剑为平剑,手心朝天穹,剑身贴戟柄,两柄雪白小剑悄然出现在了他的脚底,脚下猛然一踏,左手虚按右手脉,右手持剑微内收。
    明明是永无休止的无尽白昼,但是那一戟刺出后便是耗尽了体内大半灵力的莫虬,眼前却是蓦然笼罩了一片深邃的漆黑夜空。
    夜色沉沉,无星也无月。
    下一瞬,在他的眼前,一轮上弦月缓缓浮现,就好似一双无形的大手悄然拨开了那弯弦月之前的漆黑阴云。
    那轮现出了真形的弦月在莫虬的眼中一点点放大,一点点变得越发清晰。
    而就在那半弦月到了最为清晰的那一瞬,莫虬的眼前却又是瞬息黑暗。
    那是一种不同于先前夜幕的深黑,是一片没有任何光线,没有任何生机的死寂。
    一双猩红的血眸之中,一对尖若悬针的瞳孔中的神采迅速溃散。
    已是驻身它身后的荀命手腕翻转,甩出了一个剑花,而后反手握剑,将木剑插回了腰侧的腰带之中。
    他的面色平淡若止水,一双漆黑的眼眸中古井无波,低声言语道:
    “天黑请闭眼。”
    先前,荀命手中木剑的聚势,只是持续了短短的一瞬,而后便是剑光瞬息大绽,整柄剑身之上,莹白月华若山瀑倾泻,刹那璀璨若星辰长河攒聚而成。
    一人一剑,一时之间竟是分辨不出是那人递剑,还是那剑拖人,化作了一道银白长虹,刹那惊掠。
    一袭白衣,自那黑蟒颈侧瞬息飞掠而过。
    一道莹白剑影,在空中斩出了一道皎洁弦月,剑芒所过,毫无阻滞。
    黑水,墨鳞,红血,白肉。
    一瞬凝滞过后,一道月华逸散的银白细线才是自那漆黑巨蟒的颈间现出。
    在那银白细线出现之后,其间的月华便是蓦然倾泻。
    一颗巨大的蛇首,沿着那道银白切面缓缓滑动,而后坠落而下,轰然落地,扬起了一片尘埃飞散。
    仙人持长棍,轻拨黯阴云,皎皎半弦月,忽而入怀来。
    眸月剑法,月惊云!
    感受着远处蓦然狂暴的幽寒灵力,在那处岩隙中的孔颐挥扇撤去了那层屏障阵法,又是一挥手,便是拿出一卷画轴。
    画轴自行打开,漂浮在了半空之中,卷轴之中波纹轻颤,而后便是现出了荀命与莫虬的身影。
    正是荀命提剑迎向长戟的那一幕。
    “恩?这么硬碰硬?难道是我看走眼了?”
    不过就在孔颐仔细看去之时,那画卷中就是要碰上大戟的荀命,却是蓦然消失。
    一阵波澜在画卷之中兀然浮现,搅乱了画卷中的人影,让孔颐根本无法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当几瞬过后,那画卷之中的场景重新清晰之时,孔颐却是只能看到一道白衣背影缓缓收剑,一颗巨大的蛇首轰然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