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第一百二十章 打拐(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门口放哨的人贩子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车上下来的警察捂着嘴控制住。
    看人贩子还要挣扎,罗队长低声吩咐:“把他嘴堵上。”
    老丁赶紧翻找堵塞物,可谁也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翻遍身上也没找到合适的东西。这时李恺走上前,从地上操起一块砖头,直接砸在人贩子的后脑上,人贩子被砸的瘫在地上。
    掏出枪正在拉开保险的罗队被李恺的操作整蒙了,不是说要文明执法吗,怎么砖头都上来了。
    李恺笑了笑,“我现在还不是警务人员,只是个热心群众,这属于见义勇为。”
    又见谭方进诧异的看着自己,就又说道:“放心,我手上有准头儿。”
    自从上次差点儿被“黄毛”他们给干倒,严禄就对李恺进行了加强训练,针对李恺的攻击手段,特别讲解了人体头部的受力承受度以及拍砖技巧,现在李恺往人脑袋上拍砖,已经可以精准控制力度和位置。
    罗队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透过门缝看向院子里面。
    院子里没有人在放哨,里面破旧的屋子中传来叫骂声,甚至还有“啪啪”打脸的声音以及惨叫声。
    罗队让李恺留在外面,负责看管抓住的这个人贩子,其余的人等罗队推开门后,迅速冲了进去抓捕人犯。
    李恺一个人无聊的蹲在门口,手里上下颠着砖头,耳朵里听着院里面鸡飞狗跳的混乱动静。
    十几分钟后,警务人员押解着罪犯陆续从里面走出来,加上门口这个,一共七名罪犯,五男两女。
    马娟姐妹走在最后面,两人现在的状况不忍直视。马娟还好些,只是脸蛋上留下几个通红的手掌印,马玲就看不得了,不但脸被扇的有些青紫,额头上还有一处创伤,不停地向外渗血,连衣裙也被撕扯破烂,都有些走光了。
    几名罪犯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其中一个癞痢头的,脸上被抓了四五道血痕,道道见肉,一边走一边咧着嘴哆嗦;还有一个矮胖的斜眼儿,右眼乌青,活像一个发育不完整的熊猫;那两个女犯也是披头盖发,肩膀处还挂着不少的头发,发根带着血色,像是直接薅下来的。
    马娟看到李恺竟然在这里,先惊后喜,嚎啕大哭着扑了上来,紧紧抱住李恺。
    李恺一边安慰马娟,一边把自己的短袖衬衣脱下来扔给马玲,让她穿上。
    好不容易把马娟哄上车,众人返回市局。
    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李恺参与了,他只负责安慰和照顾马娟姐妹。
    商都警方连夜对人贩子进行了审讯,审讯结果确认这就是一个拐卖团伙,该团伙已经存在四年多,团伙成员遍及豫、冀、晋、秦、川、贵、滇七省,商都是团伙的集散中心,四年来共计拐卖妇女227人。
    前世未曾出现的“七、一九”特大拐卖妇女案,能快速获得这么详尽的审讯结果,完全归功于团伙的首脑及“创始人”霞姐,这个傻缺娘们儿竟然有一个账本,里面详细记录着四年来被拐卖妇女的所有信息,包括籍贯、经办人、卖到何处和赃款数额以及分配比例,这也为后期的抓捕、定罪以及解救工作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得到审讯结果,谭方进立刻报告程汉坤,布置抓捕安城的拐卖团伙成员,“玉面耗子”就是其中之一。同时由程汉坤知会石门等冀州省其他城市的公安部门。
    李恺二十一日还有参加竞赛,不能在商都耽搁,后期也没有需要他配合的工作,所以商都警方给他们安排了车,第二天送他和廖警官先回安城,谭方进留下来继续后面的相关工作。
    马娟姐妹做完笔录并办好相关手续,也随车回安城。
    临上车前,罗队特意前来送行。李恺这次来商都,大部分原因是为了马娟,怕她一个女孩子经过这场变故,心理产生阴影,造成精神上的伤害,不然他大可不必跟着过来。
    所以这次的行动,李恺低调的很,不想引起别人注意,除了那一板砖。
    “小李呀,年轻是好事儿,谁都年轻过,我年轻时也有冲动的时候。不过咱们是人民警察,做事情是有规矩,有制度的,不能太随意。你这昨天……万一把犯人打坏了怎么办,影响不好是吧,将来走上工作岗位尤其要注意,大好前途不能被一时的冲动给耽误了。我这么说,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罗队苦口婆心的告诫着李恺。
    “明白,您放心,我以后一定注意。”李恺谦逊的回答。
    “那好,一路顺风,有机会来商都玩儿,我请你吃羊肉泡馍。”罗队满意的拍拍李恺的肩膀。
    “肯定会来,罗队有机会也去安城看看,我们那里的驴肉火烧也是很不错的。”
    “好的,再见。”
    “再见。”
    罗队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在体制里确实不能随心所欲,不过李恺喜欢简单直接的方法,拍麻烦,以后尽量克制吧。
    汽车奔驰在国道上,现在还没有高速,商都到安城六百多公里,大概需要七个多小时。
    廖警官坐在副驾驶,李恺和马娟姐妹坐在后排。
    进过一夜的疏导,两个女孩儿的情绪稳定了许多,不过马娟还是紧紧抓住李恺的胳膊,好像一个不注意李恺就会消失。
    “谢谢你。”隔着马娟,马玲探出身体真诚的向李恺表示感谢,昨天的场景还在她脑海里时不时的闪过,如同噩梦般。
    如果警察再晚到几分钟,马玲就被几个人贩子强干了。主要是马玲的性格比马娟更要倔强,宁死也不愿屈服,所以反抗的非常猛烈,伤害值还挺高,惹怒了癞痢头人贩子,冒着“贬值”的风险开始撕扯马玲的衣服,宁可不挣钱也要给马玲个教训。
    李恺突然想起,前世马玲下落不明,保不齐是因为反抗的过于激烈,直接被人贩子给干掉了,尸体被埋到不知什么地方了。
    “不客气。”李恺微笑着回答,“你们不怪我就行。”
    “怪你什么,感谢还来不及呢。对了,你怎么知道那王八蛋是个人贩子的。”
    昨天获救后,马玲的思维一直都是混乱的,所以现在清醒些才想起来李恺出现的太及时了,不免有些疑问。
    马娟也扭过头来看着李恺。
    “其实‘马蛋儿’的破绽很多,马娟是太轻信别人,而你是被挣大钱的欲望冲昏了头脑。‘马蛋儿’对鹏城的描述,任何一个对鹏城有起码了解的人都能轻易发现问题,他太能吹了,言不符实。你们不知道鹏城是个什么样的城市,所以就相信了他说的话。
    而且借钱是可以邮政汇款的,很稳妥,完全没有来一趟商都的必要。再者他平时接触的人,你们也没有了解过,物以类聚,一群垃圾里不可能筛出来一个好人。所以马娟跟我说了要去鹏城的事儿,我就留了心,给程叔叔打了招呼,程叔叔是公安局副局长,他分析你们应该是遇到人贩子了。”
    马玲回忆了一下“马蛋儿”说过的话,现在想起来确实是漏洞百出,自己当时怎么就深信不疑呢,真是想赚钱想疯了。
    “那我们还怪你什么?”
    “我本来希望程叔叔直接把‘马蛋儿’抓起来,可程叔叔说这一看就是团伙作案,如果不抓个现行,恐怕不好定罪,而且不彻底铲除整个拐卖组织,以后还会有更多人受害,也不利于解救受害者。所以才会有这次跟踪抓捕,让你们受委屈了。不过他保证过,绝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现在看来稍微有点儿食言了,我回去找他算账。”李恺指了指马玲头上的包扎。
    这个锅只能让程局长背了,不能只获利不担责吧。李恺可是个好孩子,这一切都是被迫的。
    “算了,怎么说我们也是功臣,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
    “大气。”李恺竖起大拇指。
    三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李恺给大家讲了几个轻松地小笑话,两个女生慢慢有了笑容,不一会儿先后睡着了。
    下午四点多,车进了大院,停在便利店门前,李恺刚下车,刘凤芝就跳了出来,一边挽袖子一边大喊着:“小兔崽子,学会骗人了,这么大事儿你一个学生都敢掺和,盛不下你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