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第402章? 都有第二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402章? 都有第二春?
    黎沁雯没说话。
    显然还是不高兴。
    宴川赶紧给江森昶的手里塞个杯子,低声快速说道:“快给妈道个歉,咱现在有伤不能喝酒,那就以茶代酒,跟妈赔个不是。
    咱回头再买盆花儿,赔给她。”
    江森昶也自知理亏,不该把黎沁雯的花儿送给别人,顿时端着茶杯说道:“行了,你别难为孩子们了。
    我认错,我认罚。
    是我不好,我不该把你的花儿送人。
    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黎沁雯脸色稍微有些缓和。
    江沫赶紧端起了黎沁雯的茶杯,塞进她的手里,说道:“都是一家人,因为一盆花吵架,多不值得!你看,今天让人家崔瑶看笑话了吧?”
    崔瑶赶紧摆手:“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黎正飞也说道:“姑姑,姑父,你们都是我的亲人。
    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喝了这个茶,这个事情就算是过去了,好不好?”
    “行吧,我今天就看在正飞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了。”
    黎沁雯一口喝掉了手里的茶。
    江森昶也端起茶杯喝光,算是和解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带着惊喜的声音,突兀的从众人的后面响起:“咦?
    江先生,你们也来这里吃饭了啊?
    真是好巧啊!”
    江沫应声回头,就看见爸爸的康复训练师小赵老师,笑眯眯的站在了一侧的位置上,显然是刚来的样子。
    江森昶看到小赵,顿时和蔼的笑着回答:“对,天气冷了,带着家人出来吃顿火锅。
    小赵老师一个人?”
    “对,我是一个人。”
    小赵回答说道:“我家是外地的,只能一个人吃饭。
    对了,江先生,你送我的那盆花儿真的好漂亮,我拿回家就喷了点水,一会儿就开了一个花苞呢!”
    话音一落,原本已经缓和的气氛,瞬间再次凝固了起来。
    黎沁雯狠狠的瞪着江森昶。
    江森昶心底暗暗叫苦,脸上却不动声色,笑着点点头,没有再搭话的意思。
    偏偏小赵似乎没看到这一桌凝重的气氛,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我刚刚找人问了问,这花儿不便宜呢!而且是新培育的品种,要好几千呢!要是我早知道这么贵重,我就不收下你的礼物了。
    要不,我把钱给您转过去吧!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说完,小赵上前过来,就要扫江森昶的手机收款码。
    黎沁雯再也听不下去了,手里的筷子重重一拍,话也不说,拎着包掉头就走。
    “姑姑!”
    黎正飞赶紧推着轮椅追了上去:“你等等我!”
    崔瑶生怕黎正飞摔着,赶紧跟了上去,回头不忘叮嘱江沫:“沫沫,我们先回去了!”
    江沫冲着崔瑶挥挥手,然后转头看着江森昶怎么回答。
    江森昶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他只是随手送出去的一盆花,竟然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顿时摆摆手,说道:“不用了,一盆花而已,不必这么客气。”
    “那怎么能行呢?”
    小赵说道:“我不能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
    两个人很快就拉扯了起来。
    坐在一边的宴川,总算是看明白,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这个小赵,摆明了是看上江森昶了。
    虽然江森昶岁数大,而且还曾经得过病,甚至还断了腿。
    但是!
    他帅,而且有钱!
    就算年纪大又如何?
    年轻人有几个人,能买得起金城别墅的?
    年轻人有几个人能在奔五的年纪,还能帅气儒雅的?
    年轻人有几个是能成熟幽默脾气还好的?
    宴川轻轻咳嗽一声,对江沫说道:“既然小赵老师坚持,沫沫你就收下她的钱吧。
    总不能让小赵老师心怀愧疚,一直不安下去。”
    江沫看向宴川,宴川很快冲着江沫挤挤眼睛。
    江沫马上反应过来,掏出手机,找出了收款码:“不好意思,我爸爸手机没电了,你可以刷我的二维码。”
    小赵没有想到会有这出。
    她没有拿到江森昶的微信,多少有些失望,只能悻悻的扫了江沫的收款码,给江沫转过去了五千块钱。
    “我们都吃好了,你慢慢吃。”
    江沫笑着点点头,推着江森昶的轮椅便离开了。
    宴川看都没有看小赵一眼,快步跟上了江沫和江森昶。
    小赵站在原地,看着江森昶的身影离开,恼恨的跺跺脚。
    “真是的!白白亏了五千块!”
    回到家,黎正飞给江沫打了个电话,说黎沁雯今晚不回去了,就住在黎正飞他们的别墅里了。
    好在两家别墅紧挨着,住哪儿都一样。
    晚上休息的时候,江沫问宴川:“你说爸妈这是怎么了?”
    “傻孩子,你还没看出来啊?”
    宴川笑着说道:“爸妈的第二春都来了!”
    “啊?”
    江沫还没反应过来:“我妈有第二春,是因为那个丘医生。
    我爸天天不出门,这哪来的第二春啊?”
    看到宴川笑而不语,江沫电光火石般反应了过来:“你是说小赵老师?
    不不不,这太离谱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小赵老师才三十出头吧?
    比我都大不了几岁,怎么可能跟我爸有这种事情?”
    宴川拉着江沫一起坐下,说道:“你可别小看了岳父。
    妈都能被年龄小未婚单身帅气优质的海归名医追求,爸有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追求,也不是什么意外啊?
    你看,爸虽然年龄奔五,可是魅力一点不减,最关键的是,有钱。
    一个外地的女孩,在金城拼命打拼,才勉强站稳脚跟的大龄未婚女性,你还认为岳父配不上?”
    “啊?
    这……”江沫瞬间不淡定了:“这么说,我爸我妈的第二春都来了?”
    “嗯。”
    “那我就不明白了。”
    江沫说道:“既然大家各自都有追求者,为什么我妈还那么不高兴?
    她都跟丘医生约会好几次了,我爸爸有个人追求,她的反应很奇怪啊。”
    “不奇怪,一点都不奇怪。”
    宴川笑着说道:“我猜啊,其实妈自己都不知道,她喜欢的人是谁。
    她只是本能的在守卫,自己的领地和感情吧。”
    江沫顿时来了兴趣:“仔细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