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第八章 力有不逮 若木之种(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披甲大汉的愿望,苏彻还实现不了。
    青帝宝苑之中虽然的确有天下七大真火之一的大日乾元真火,足够将他依托的法器彻底毁灭。
    可这真火十分霸道,以今时今日苏彻的本事还不足以驾驭。
    一个搞不好就是引火焚身的结局。
    所以苏彻失信了。
    苏三公子令长乐将披甲大汉移走,换到别处监禁。
    既然被人算计,已经沦为器灵,那也就不用担心什么救治的事情。
    木已成舟,事已至此没什么好补救的了。
    东极殿内,苏彻端坐于玉座之上,缓缓翻看着黄寇整理出来的北邙鬼祖宫各种秘传的小册子。
    一边借着这里醇厚的阳和之气修养身心,毕竟灰衣剑客的那一剑确实让自己受伤不轻。
    披甲大汉说过,灰衣剑客是听雨楼出身,这个组织苏彻记得北邙鬼祖他们行走东海用的马甲。
    也不知道那蛇形怪剑的运剑法门同泰狱三剑有没有什么联系。
    “小圣人。”
    长乐看着苏彻身上的伤口,先天元气正一点点渗出来。
    “似乎伤得不轻。”
    “还好。”
    苏彻将自己手头的册子放到一边。
    “有什么事吗?”
    “之前小圣人曾经送来一粒若木的种子,我便放在灵苑之中好生养着,这几日那种子总是无事自动,总有些幽冥之气自其中泄出,所以禀报小圣人一声,请您去看看。”
    那一粒若木种子本来就是苏彻之前得自中元之手,算是上次跟阴阳法王一起行动时的好处。
    一直放在青帝宝苑之中温养。
    若木本来便是天下间有数的灵根,苏彻一开始估计这玩意跟王母娘娘的蟠桃一个德行,这类灵木不都是什么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一熟么?
    所以苏彻也不太放在心上。
    苏三公子的念头是有枣没枣先打三竿,放到青帝宝苑之中养着。如果自家修行有成,证道长生,那就慢慢看这东西最后能成个什么气候。
    若是自己修行实在是不行,那就把它留给后人把。
    总不能跟那老狮子一样,等后来人接盘的时候一看,什么东西都给祸祸一光,那颗就说不过去了。
    “居然有变化?”
    “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九幽之气从里面冒出来,连带着您让种的那些灵草都受了影响。”
    苏彻不言不语。
    那些灵草是什么成色,没人比苏三公子更清楚。
    这都是些粮食。
    也不知道留在天安县里那个粮仓里的粮食用了多少。
    苏彻看着那一片片金色的麦浪,穗粒饱满,空气中浮动着一层麦香。
    长乐在头前引路,不多时苏彻便看到了自己之前放在这青帝宝苑之中的那粒若木之种。
    苏彻皱紧眉头看过去。
    这里若木的种子的确有了变动。
    当时不过小小的一粒种子,虽然漂浮在空中,但是缓缓旋转,不时便有一道阴沉沉的九幽之气自其上冒出来。
    这粒种子已经变了原本的模样,膨胀到了拳头大小,虽然并未发芽,但是种子上已经有了一层层繁复而玄奥的花纹,似乎在阐释着天地间什么玄奥的道理。
    一缕缕九幽之气仿佛是从地狱裂隙之中逃出的厉鬼,从那纹络之中逃逸而出,不过很快便被灵苑之中充沛的乙木灵气冲淡。
    不过纵然冲淡,周围种着的小麦却是好似被雪打了一般,转瞬之间化为苍白,饱满的麦穗也迅速的干瘪了下去。
    好厉害的肃杀之气。
    苏彻缓步向前,神念投入那若木之种。
    若木的种子似乎是得了什么刺激,旋转的愈发快速,丝丝缕缕的九幽之气不断冒出。
    苏彻眉头微皱,却是运用上了纣绝阴天秘箓里的手段,右手凌空虚画,空中浮现出数道法箓。
    “镇。”
    法箓转动,将那九幽之气困锁于若木之种四周。
    “我听说若木在天地之西,为大日所居。”
    苏彻得了这若木之种后,也曾经在书上翻看过一些记录。
    天地灵根,各有妙用,不过在经典上看来,却都有点形而上的意思。
    似乎专指是某一种概念,而非是实际的东西。
    就好比这若木,就基本上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记录。
    一说此物在幽都之中,有镇压百鬼之能,又可以温养一众鬼物,号称天地生死之灵根。
    另外还有一说,说着若木为大日的居处,大日自极东汤谷的扶桑木处乘风而起,至极西幽都的若木处落下。
    不过却是语焉不详,苏彻总想着若按照这种说法,太阳从扶桑那边起飞,飞到若木处落下,然后就完事了
    那第二天从扶桑处飞起的又是啥?
    总有点云里雾里的意思。
    不过中元这样的人物亲口跟自己讲这是他从幽都内寻觅出来的若木之种,苏彻也就信了确实是有这么个东西。
    但是这东西有什么用,还真的只能靠自己摸索。
    想到了这里,苏彻又怀念起阴阳法王来。
    若是有那位老前辈在此,估计许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正想着,一股冰凉的感觉自那若木之种上升起,确是冲着苏彻胸口处而来。
    那若木之种一时之间好似是失去了控制,直接悬在苏彻胸口上方,将他正不断外泄的本命元气撕扯而出。
    犹如贪婪地毒龙大蟒,这若木之种确是将他的根本元气视为食料一般,丝丝缕缕的剥离而出。
    苏彻只觉得周身精气外泄,双目一时都有些浑浊起来。
    这……
    “小圣人。”
    长乐那边一声惊呼。
    苏彻却感觉周身精气就好像开了闸的大坝,如逝水一般给眼前的上古奇物抽了个干干净净。
    呼吸渐粗,眼前一片晦暗,苏彻只觉自家身上好像背着千斤担子,喘口气都要费上许多功夫。
    苏三公子伸出手掌,只见手背上的皮肤好似一层层鸡皮一般坠下,上面肉眼可见的几块老人斑横在上面。
    这次怕是真的要当鬼修了。
    苏彻心头闪过一丝念头。
    忽然之间,一股精气却好似醍醐灌顶,自胸口处蔓延而开。
    却是那若木之种忽然将精气反哺而回。
    不,不能用反哺,确切的说是馈赠。
    苏彻冥冥之中似乎同眼前的若木之种建成了某种若有若无的联系,那宝贵的先天元气正从若木之中内不断地返还回来,并且节节拔高。
    耳边隐隐约约似乎响起一声龙吟。
    胸口那狠戾的剑气不知道何时已经化为无形。
    喀拉。
    若木种子上种种雕文的顶上破开一个小口,一枝玄色的木茎破开一个小口伸了出来。那茎干的末梢一片紫色的叶子好似是新生的婴儿一般蜷伏着。
    若木之种发芽了。
    苏彻平伸出手掌,那一粒种子幽幽旋转,却是化作一道幽光,没入苏彻胸口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