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第十八章:暗刀与阴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琅仁颇为新奇的看着对方的胸腔科幻般张开一个凹槽,展现出一颗如心脏般砰砰跳动的电光球。
    见到琅仁的略带疑问的神情,顾雪沉解释道:“我们种族没有这么明显的弱点,不会因为缺少这个而死。”
    顾雪沉右手脱离手腕,轻点光球间荡漾起阵阵空间波纹,几条双螺旋的光带缓缓从中浮现、相互缠绕,最后凝聚成一颗沙漏模样的核心体。
    “这是你的报酬。”顾雪沉将核心递给琅仁。
    琅仁也不客气,随手接过了沙漏——
    “检测宿主获得全新异星源架构,正在分析中……”
    仅仅是琅仁注视这行字的功夫,这块来自异种生命的星源力便被分析完毕。
    “磁引力,控制电荷流动与分布来产生数以万计的磁场结构?而且他们类型的种族连自身的物质结构都能变化?哦…是暂时性变化。”
    琅仁脑海中继续闪烁着系统对磁引力的结构信息,对其越发了解。
    但并不是说了解了就能学会的,就像琅仁所得到的的灵力,必须要周围环境存在灵气,才能借由功法修炼提升,这是限制也是保护,磁引力也不例外,它不仅需要周围环境具备高浓度电荷,还需要生命形态的匹配。
    但星源根基不同,每个星球的物种结构都有区别与相悖点,如果硬要找琅仁所能类比的例子,那只能说类似无机形态,就像顾雪沉的晶体形态。
    ‘啧啧,真够复杂啊……要不然有系统解码,就算是认知转化估计也难理解这类型的星源规则。’琅仁内心感叹一声,顺手将沙漏隐蔽收入意识海,等之后在看如何合成星源力。
    回头看顾雪沉,琅仁这次发现他形态隐约有崩溃的迹象,四肢几乎控制不住的崩散重组。
    “喂喂,你真的不要紧吗?”琅仁赶忙问道。
    “~~~~”只感觉一连串规律不一的震动传导在皮肤表面,琅仁瞬间感知到这是他们磁引力的交流方式,并且在认知转化的转码下,他理解了对方的意思——他的结构底蕴产生了动摇,需要一定时间的稳固,如果有强电压环境也可以缩短他恢复稳固的时间。
    “强电压啊……那就得找船舱配电室了。”琅仁伸出共生体将顾雪沉裹了个严实后,按照之前得到的舱室分布图,迅速找到配电室后,把顾雪沉丢了进去。
    倒也没等多久,十几分钟后顾雪沉就恢复了往日状态走了出来。
    两人顺利来到舰长室门外,就在顾雪沉准备刷无头女尸的铭牌开门时,琅仁突然伸手拦住他。
    “怎么了?”顾雪沉对琅仁几乎没了戒心,当然,其中可能也包括“有戒心也没用”的结果。
    琅仁单手指着刚刚经过的回廊拐角说道:“那儿的墙壁上,有一道刀痕,在齐腰的位置,可能需要你的精密度去观察一下。”
    “可航行日志更重要,那或许是舰船出事前某个船员做的。”顾雪沉对日志比较上心。
    “日志而已,我来看看问题也不大。”
    顾雪沉无奈给过琅仁铭牌,自己则抬起手臂变成一杆测量器走去角落,在墙壁上扫描了半天,终于找到琅仁所说的刀痕。
    “可怕……这是刀痕?真的不是合金板材的无缝切割技术?”顾雪沉惊讶的蹲伏下来,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上出现跳动的数字,试图分析推导刀痕出现的条件,来推导其始作俑者能力下限。
    唰——
    只有一瞬间,顾雪沉体表的晶体如晶刺一般炸起——这是他感知到杀意的表现!
    ‘难道是——’
    顾雪沉猛然回头,却只见……
    琅仁的身体还维持着开门的动作,但头颅却豁然腾空落向地面!!!
    他后方的墙壁上,一道与他手指下刀痕一模一样的细线不知何时已经存在其上。
    “哦哦哦~”可无头躯体似乎毫不吃惊,甚至还早有准备的一手接住了发出感叹的脑袋,随后不紧不慢地把头放回脖子上,然后完全打开了舰长室门往里观望一圈。
    “这下算是安全了。”。
    “……你这是……?”顾雪沉愣神看着琅仁,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分析结束了吗?”琅仁见顾雪沉盯着自己。
    “你知道门后有危险?”
    “不知道,只是猜测,没想到猜对了。”琅仁耸耸肩,怎么可能告诉对方自己刚刚看见他被一刀劈个粉碎的画面,于是赶紧转移话题道,“刀痕分析的怎么样?好像和这个是同一人手笔吧。”
    顾雪沉立刻来到琅仁身后的看了看,说道:“对,一模一样,是遗留下来的触发技,不少星球都有这种星源术法,不过如果这不是别的切割或者空间手段,而是你说的刀痕的话,那就没有别人,只有鬼指一族了。”
    星源术法?
    琅仁默默记下这个专业名词,随后进入舰船室。
    舰长室内亮堂无比,墙壁也光亮如镜,所有的终端控制器都在正常运转,一切都如同无事发生一般平静。
    “意外的干净,一具尸体都没有?或者说一个人都没有啊。”顾雪沉有些惊讶。
    “可惜,只有一具尸体。”琅仁不知何时走到了位于这间亦舰长室亦指挥室的最高台座位前,将其转过身——只见一具干涸苍白的萎缩尸体瘫坐在座位上,胸腔腹腔被利器开膛破肚,内脏几乎被掏空,可地上却没有一丝脏器与血迹的痕迹,干净无比,就像是……
    “被吃干净了?”
    “血都不剩一滴。”琅仁挑眉回答道,不知想到什么,伸手进干尸的胸腔顺着喉管摸索,共生体向上延伸,进入空荡荡的脑腔。
    “这玩意还挺挑食……算了,看巡航日志吧。”琅仁收回手,估摸这就是舰长了,毕竟全舰只有他有这待遇。
    主控终端的日志信息果然要更加详细,除了已知的路线航行之外,还有许许多多舰船内部各个大小通道的行经信息,不过这些在某个时间段过后便成了无用的乱码信息,大概是无法检测的信息反馈。
    “哦,找到了,疑似星域疫魔的踪迹,跟随试探,跟随失败,阴影消失……”
    “任务切换,继续追寻逃逸信号……”
    “路径变更……”
    “注意,逃逸信号接近?”
    看到这儿琅仁和顾雪沉都皱起眉头,再往下翻寻,却找到一个需要舰长权限的加密视频文件,标注已上传。
    “是上传道帝国星链网络的意思。”顾雪沉解释道,“也就是说帝国知道这艘舰船的事。”
    “看看吧。”琅仁一手将舰长的手臂扯过来,用铭环进行权限解密。
    播放——
    滋滋~~~
    一番电磁干扰的画面抖动后,只见画面上是一片敞亮的员工宿舍。
    随后出现了一道阴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