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第两百六十六章 仙皇魔皇竞相拉拢守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而就在姒无忧看小说看得专心致志的同时,王氏这边的大宴也仍在继续。
    王氏迎宾用的正屋大殿早已被族人家将、以及请来帮忙的学子们装饰一新,各种拥有良好寓意的装饰品挂满了大殿,看起来很是喜庆。
    大殿之中。
    王守哲整端坐在主位上,身上穿着由大乾御用制衣师专门制作的国公蟒袍,头上带着配套的头冠,不断接受着一波又一波来宾的贺喜。
    若是来的四五品世家,王守哲还能大大咧咧的坐着接受对方的恭贺,并微笑着拉拉关系客套几句。
    可一旦来宾达到三品世家级别,王守哲就得起身与之寒暄。
    若是二品,王守哲还得到正堂口去迎接对方,亲自将对方请进来。
    若是一品世家或一国之主亲自来贺,王守哲就得到王氏主宅门口,亲自去迎接,随后客客气气地将对方团队请进正堂。
    当然,王守哲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夫人柳若蓝也是穿着一品诰命夫人的服饰,在陪着王守哲迎来送往。
    与此同时,王守哲的一些兄弟们也没闲着,从老大王守信到老九王守成,再到他们后代之中比较能干的,也都跟在王守哲身后,帮着他一起招待来宾团队。
    来宾中的女眷,则是由柳若蓝带着妯娌和儿媳妇、孙媳妇、重孙媳妇等等一众王氏女眷,一起招待。
    今日,即便是柳若蓝也颇为重视,迎来送往间展现出了王氏大妇的雍容风采,带着女眷们愈发给王氏的脸面上增光添彩。
    一旁客位上,作为始作俑者的帝子安,一开始还在暗中看王守哲笑话。
    看着守哲像是个提线木偶一般忙来忙去,脸都快笑僵硬了,完全没有平日里倜傥悠闲的出世高人风采,他心中甭提有多爽了。
    守哲啊守哲,叫你清高,叫你高冷,我就是爱看你沦为世俗的一面。
    岂料,没过多久,帝子安的脸色就渐渐僵硬了起来。
    守哲那厮收的礼实在太多了,尤其是那些一二品世家过来送贺礼时,那宝物都是成箱成箱的往王氏送,礼册都是厚厚一沓,得用专门的箱子来装。
    “大梁国庆誉大帝,贺守国公大喜,赠礼下品灵石一千箱,中品灵石百箱,上品灵石一箱,极品灵石十枚!九阶鸾翅一对,九阶绿凰卵一枚,神通灵宝三件,紫府宝器二十件,神通传承之地一座……”
    “大周国元平大帝,贺守国公大喜,赠礼万载灵药十株、五千载灵药百株、千年灵药千株、极寒玉晶铁锭两千斤、玄铁锭三万斤、十阶灵木料三千斤、九阶灵木料万斤、九阶玄睛白虎幼崽一对,神通传承之地一座……”
    “魔朝南秦元祐大帝,贺守国公大喜,赠礼十万载灵药一株……”
    “魔朝西晋延庆大帝,贺守国公大喜,赠礼仙灵石一枚……”
    “魔朝北燕元暻大帝,贺守国公大喜,赠礼炽阳精铜百斤……
    “寒月北域王,贺守国公大喜,赠礼道器一件……”
    “赤月血海王,贺守国公大喜,赠礼神通灵宝五件,万载灵药九株,空间结晶十斤……”
    “魔朝赵国博宇大帝,贺守国公大喜,赠礼神通灵宝两件,万载灵药三株……”
    “魔朝赵国夏王府,贺守国公大喜……”
    各方势力的大佬们,均是出手极为豪绰,尤其是与大乾的死对头西晋和南秦,那简直就是割肉放血般的在给王守哲送礼。
    “十万载灵药”那是什么概念?
    那可是相当于【幽冥金莲】那种级别的灵药。
    当然,这个说法不太严谨。
    灵药的珍贵程度,除了跟年份有关,还跟灵药本身的品种有直接关系,而且灵药品种的关系要更大一些。
    但要知道,那些品级低一些的灵药,就算你把它放在一个极为合适的环境里让它长,它也不太可能长满十万年,一般年限到了,也就自然死亡了。也就只有那些品级极高的灵药,才有可能长到这个年限。
    而这类灵药,往往本身的价值就极高。
    而且因为年份实在太长的关系,这类灵药哪怕是仙魔两朝都不会有太多存货,属于重度稀缺资源。
    南秦元祐大帝拿出来的这一株,绝对是南秦压箱底的宝贝。
    同样的,仙灵石的价值也是相差仿佛。
    别看王氏好似有很多仙灵石,但这东西在外面可同样是极度稀缺资源。它可是能让凌虚境强者修炼速度大幅度提高,甚至辅助破关的宝贝。
    若是能舍得一颗仙灵石,就能让凌虚境强者心甘情愿地给你干活,甚至拿到仙皇魔皇面前,也是硬通货。
    而除此之外,大梁庆誉大帝和大周元平大帝送的【神通传承之地】虽然价值要略逊几分,但同样也是可以作为家族底蕴的硬核存在。
    要知道,大乾皇室攒了那么多年,也就勉强攒了十座神通传承之地而已,其中有两座还是最近这些年沾着王守哲的光,皇室做生意赚了不少钱才攒下来的,这两国大帝居然直接拿来当贺礼,这未免也太豪爽了~
    更别说这俩除了神通传承之地之外,还一个拿出了十株万年灵药,一个拿出了十枚极品灵石。就算他们自家帝子,帝女大婚,聘礼怕是也未必有这规格……
    更别说还有那些道器,那些神通灵宝,那些珍惜材料……
    帝子安眼睁睁看着这一笔一笔巨大的财富收入王氏囊中,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等他正式登基的那一天,收礼能收到守哲的一成吗?
    恐怕是不能,远远不能!
    大家都是人族,差距恁得如此巨大?
    “仙宫小仙尊【司徒玉泉】,代师尊恭贺守国公大喜,赠礼元水道灵珠一枚、仙灵石一枚、道器三件、神通灵宝十五件……”
    “仙宫悟道真君,恭贺守国公大喜,赠礼悟道仙茶三十斤,本命灵根一株……”
    本命灵根?!
    听到这个词,在场很多凌虚境大佬们都是浑身一震,又是错愕又是震惊。
    仙尊让小仙尊来代送的礼物,已经够奢侈和豪华了,却不曾想,【悟道真君】竟然还额外赠送了一株本命灵根。
    要知道,这本命灵根可不是什么寻常物件,而是灵植生命和力量的延续,也就相当于人类的后裔,需要消耗大量本源之力才能孕育出来。
    譬如当初的长生树灵种,就是长生树消耗本源之力孕育出来的,因而几百年才能凝聚一枚。
    但像长生树那样本源之力浑厚,一生能孕育多枚灵种的,在灵植中其实是极少数,大多数灵植一生中能够孕育的灵种数量都极少,只能孕育一颗的都不在少数,而且越是高阶的灵植,孕育灵种就越是困难。
    是以,多数灵植都会等到暮年才考虑孕育灵种。
    毕竟,孕育灵种需要消耗大量本源之力,是会影响到自身成长的。
    而只有像悟道茶树这样的半仙植,孕育出的后裔灵种,才会被称为“灵根”。
    悟道真君居然舍得消耗大量本源之力孕育本命灵根当贺礼,这可算是给足了王氏面子。
    而有了这棵本命灵根,若是培养的好,就可以让王氏多出一株半仙植。
    那可是悟道茶树啊~
    养好了,岂不就实现了仙茶自由?
    不少凌虚大佬羡慕得眼睛都红了。
    当然,这里悟道真君隐藏了十三阶的实力,仍是自称“真君”,否则,按照他真正的实力,他完全可以自称【悟道仙尊】,或者也可以谦虚一点,自称为【悟道仙君】。
    据姒无忧透露,在圣域,真仙境强者一般就是称“仙君”的,只有大罗境的圣尊才会称“尊”。
    姒无忧当初骂仙尊“一个真仙境也敢妄自称尊”,也便是由此而来。
    而悟道仙君之所以隐瞒实力,也是受王守哲所托,让他暂且不要暴露已成十三阶的身份。
    悟道之后,自然是帝休前来送贺礼。
    他除了赠送了三十斤拥有静心凝气效果、可防止走火入魔的帝休仙茶之外,也送了本命灵根一株。
    自然而然,这是帝休和悟道内部商量好了,特意用这种方式来报答王氏对他们的恩情。
    而且,灵植一脉因自身特性,鲜少亲自抚养后代,将本命灵根交给王氏抚养,也可以趁机和王氏再度拉近关系,增进彼此的联系。
    总之,两株本命灵根这一出场,立刻就成为了现场最亮的崽。
    此宝,绝大多数帝国都是无缘拥有。
    然而,在场大多数凌虚境强者都没料到的是,在这之后,居然还有出手比帝休和悟道更加大方的。
    就在众人因为本命灵根议论纷纷的时候,门外再次传来了禀报声:“赤月魔朝超品贵族晁氏晁千玔,恭贺守国公大喜,赠礼半步真魔植【幽冥魂树】本命灵根一株、【紫阳仙功】宝典一部、半仙器【紫阳宝刀】一件、道器三件、神通灵宝三十三件、仙灵石两枚、极品灵石三十枚、十万载灵药两株、万载灵药二十五株,仙品灵脉一条,极品灵脉十五条……”
    “哗~~”
    禀报声还没结束,人群就已经骚动了起来。
    这一桩又一桩的礼物,简直可以说每一样都是重宝,但凡晁氏拿出其中任何一样,都已经算是重礼了,结果他们居然一次性拿出了这么多!
    晁氏这一波礼,岂止是在割肉放血,简直就是砍下了一条腿送给了王守哲!
    一时间,那些凌虚境大佬都是震惊不已,便是悟道和帝休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表情错愕不已。
    不少人都忍不住私下议论起来,觉得晁氏这一波操作很是费解。
    一方面,晁氏因为魔尊的关系,家族被魔皇狠狠打压了一波,很是惩处了一批人,没收了许多财富,家底已经缩水了许多。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家竟然还能有如此底蕴,这就已经相当令人震惊了。
    另一方面,晁氏会有如今的局面,完全是拜王氏所赐,按理说,他们不应该非常恨王氏吗,现在跑过来送如此重礼,又是打算干什么?
    上门即是客,王守哲倒是没有为难晁氏,反而是和接待其他世家一样,亲切地接见了晁氏新一代的掌舵人晁千玔,并且以前辈的姿态勉励了他几句,褒扬了晁千玔最近数十年在域外战场上的功绩。
    而晁千玔对王守哲也是毕恭毕敬,没有半丝半毫平日里的浪荡子模样。
    最终,王守哲说了一句:“晁氏毕竟是有数万载历史的贵族世家,虽然此番受到魔尊牵连,却也曾为人族立下过莫大功劳。功是功,过是过,有功必赏,有过也必罚。”
    “多谢守哲家主提点。”晁千玔表情郑重无比,又是感恩戴德地朝王守哲行礼。
    魔尊一死,晁千玔没能拿到那枚超品丹药不说,还被迫承担起了家族的重担。这段时间以来,他经历过的一切,简直比过去的几百年都更加跌宕起伏。
    要说不怨,那肯定不可能,可晁千玔也明白,晁氏做所以还能保留下火种,没有被彻底清洗,传说中就是因为守哲家主说了一句,一切按照律法行事。
    晁千玔素来是个懂得抓住机会的人,岂能察觉不出这个守哲家主已经是能左右仙魔两朝局势的天大人物?
    抱上他的大腿,至少可令晁氏在接受该有的惩处之后,还能苟延残喘下去,若是改过自新兢兢业业做人,以后晁氏未必没有重新站起来的可能性。
    事实上,不单单是晁千玔,晁氏大多数人对王氏的感觉都是非常复杂的。
    要说他们恨王氏吧,自然是非常恨的,毕竟是王氏让他们风光不再,他们也大多都有长辈或后裔在这次的事件中出事,可他们对王氏更多的还是畏惧。
    以王氏的影响力和潜力,只要王氏有意针对,超品贵族晁氏必然会一点点被消磨掉,最终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每次只要一想到这点,剩下的晁氏族人便会恐慌不已。
    再加上魔皇处理晁氏时处理得比较干脆利落,晁氏内部属于魔尊心腹的那一批人一个没落下,全都被处理了,那些底下的执行人员该罚的也罚了,以至于晁氏内部也经历了一次大洗牌,剩下的多是没有深度参与过的族人。
    如此情况下,报复王氏的声音自然也就起不来了。
    再加上晁千玔登高一呼,便也就有了如今的场面。
    而对王守哲来说,放他们一马自然也是出于对人族整体局势考虑。
    晁氏树大根深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因为连续两代魔尊都出在晁氏的关系,之前的晁氏早已膨胀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地步,论家族底蕴,也就比魔朝皇室略微逊色几分而已。
    这一点,从晁氏的凌虚境强者数量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一般的超品世家,哪有可能悄无声息间就调动六个本族凌虚境来围剿王氏?也就只有族内凌虚境数量多达十几个,甚至还有好几个族人在真魔殿充当魔君的晁氏,才能办到。
    真要是下狠手,晁氏必然会剧烈反弹,到时候搞不好会引起仙魔两朝的剧烈动荡,得不偿失。
    未来的格局可不是眼前这些。
    而没有了魔尊,晁氏也就没有了那泼天的胆子,往后自然会低调行事。
    即便他们心中还残留些许侥幸报复心理,可随着王氏越往后发展,愈发强大强盛之后,晁氏所有的畏惧都会变成敬畏。
    “守勇,你招待一下千玔他们,请他们入上座。”王守哲郑重地嘱咐了一句王守勇。
    “是,四哥。”
    王守勇领命之后,便接替了王守哲,热络的招待起晁氏一脉的客人来。
    随着一波又一波的客人登门,这一场大宴的气氛也逐渐变得愈发火热,直至魔皇御驾和仙皇御驾双双驾临王氏时,气氛被掀到了最高层次。
    王守哲加封国公,仙皇魔皇的本尊亲自前来道贺,这无疑是“天大的殊荣”,所有本地人和姻亲家族都是激动不已,与有荣焉。
    随着接触日渐增多,平日里王守哲和仙皇魔皇相处起来已经相当随意,但是这一次,王守哲却是给足了两位真仙真魔大佬面子,亲自迎到了新安镇外,将两位迎接了过来。
    “守哲家主,恭喜恭喜。”赤狱魔皇表情正经,态度矜持,一副十分客气的模样。
    今日的他也是穿上了难得一穿的魔皇冠冕,隆重的礼服衬得他气宇轩昂,风姿不凡,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猥琐无耻模样,皇者气度十足。
    “守哲不胜惶恐,拜谢魔皇陛下。”
    “赤狱魔皇恭贺守国公大喜,赠礼星辰金一千斤、红莲业火源质之心一枚、半仙器一件、道器三件、宝典一部、炼狱魔果十枚、十二阶魔龙食材一条、十二阶灵木料万斤、大型灵石矿一座、万载灵木林万亩、炼狱魔矿矿山一座、各种矿产五座、赤狱魔城中心府邸一座、顶级庄园三座、食邑千万户……”
    一件又一件的礼物被报出时,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无比震惊之色。
    魔皇也太大方了~
    这份礼单里,无论哪一样都可以说是价值连城,半仙器,道器,宝典这些就不说了,万载灵木林和矿山居然也说送就送,那红莲业火源质之心,更是魔朝皇室独有的材料,需得魔皇这个真仙境大佬依靠红莲真魔经,耗费极大的精力和魔气才能凝聚而成,便是魔朝的皇子,想要从他手里拿到一枚,恐怕都千难万难,如今居然拿来送给王守哲了。
    但这些都不是最夸张的,最夸张的,还要数食邑千万户!
    在魔朝,谁能食邑千万户?那自然只有世袭封王。
    赤狱魔皇表面上没有招揽王守哲,也没有给他册封王爵,可实际上却是给了他封王的待遇。
    帝子安的脸色也僵住了。
    册封守哲为国公,大乾自然也会给予其待遇和奉养,可是大乾给出的奉养,和魔皇给出的食邑千万户比起来,也就是九牛一毛而已。
    这是公然挖墙脚吗?
    难不成,魔皇有心将王氏挖到魔朝去当世袭罔替的封王?
    帝子安心里的危机感一下子就起来了,有种头顶即将长出大草原的惶恐感。
    他倒不是不愿意封王守哲为“一字并肩王”,可那也得王守哲愿意啊。
    就这个守国公,都是自己强赛给他的,为了这,他可是足足有小半年都没敢见王守哲。
    守哲啊~你可不能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啊~
    帝子安眼巴巴地瞅向了王守哲,眼神中满是小幽怨。
    “咳咳!”王守哲急忙肃然朝魔皇一礼,推却道,“陛下厚爱,外臣守哲心领了。那食邑千万户……还请陛下收回。”
    “哼!”魔皇不满地哼了一声,“本皇赐出去之物,还从未有过收回的记录。守哲啊守哲,你可莫要多想。以你为人族做的贡献,区区食邑千万户根本算不上什么。当然,你若想来我赤狱魔城当个封王,本皇自然也是欢迎之至。”
    穆云仙皇见得这一幕,心中却是冷笑不迭。
    她早就猜出赤狱老鬼会玩这一套,自然是早有准备的。
    当即,她便理了理皇袍宽大的袖摆,施施然开口:“赤狱,你的礼送完没?送完就到一边待着去,轮到本皇祝贺了。”
    “哼,本皇倒要看看,你带来了什么。”赤狱魔皇被她的语气刺激得心头一阵火起,奈何他打不过仙皇,便只能怏怏退到了一旁。
    不过他心中依旧有些不服气,论大方,穆云那小家子气的女人怎么可能比得过他?
    “守哲啊~”穆云仙皇当即笑吟吟地上前,众目睽睽之下,一把拉住了王守哲的手,语调惊喜,感慨万千道,“前些时候的域外战役,以及东乾防区战役,可全亏守哲你在背后运筹帷幄,此份功劳堪称是惊世之功。”
    你夸赞归夸赞,拉着我的手不放作甚?
    王守哲一头冷汗,连忙挣扎着想要回礼:“外臣多谢陛下夸赞。”
    奈何,他努力抽了抽,却愣是没抽动。
    他一个神通境,纵是资质通天,体质却也只是比普通的神通境强者强出一些而已,比起穆云仙皇这个真仙境中期的强者,差距实在太大了。
    见实在抽不动,王守哲没辙,无奈只好开口:“陛下?”
    “嗯哼?”
    穆云仙皇见周围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两人身上,终究还是放开了王守哲。不过抽手之前,他还故意用手指头在他掌心中勾了勾。
    这把王守哲弄得是哭笑不得。
    你这究竟是仙皇还是女流氓啊?
    也太调皮了。
    “穆云仙皇贺守国公喜,特赠礼寒月陨金两千斤、混沌本源两滴、月桂仙茶花五十斤、九阶月兔一对、半仙器一件、道器五件、宝典一部、神通灵宝四十件、十二阶星凤食材一头、寒月仙灵米灵种种植技术一份、十万载灵药三株、十二阶灵木料两万斤、次顶级防护阵法一套、仙品灵脉两条、灵石矿两座、各色灵金属矿脉五条、顶级庄园五座、仙城奢华府邸一座、食邑两千万户,仙皇剑一柄。”
    这份礼单,实在是过于厚重了。
    唱礼人每报出一样,都会引来周围的一阵惊呼。
    在出手大方程度上,穆云仙皇犹要超过魔皇一大截,一副恨不得把心肝都掏出来给王守哲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食邑两千万户,那是只有极为少数的顶尖封王才有的待遇,例如仙朝的朝阳王,曾是公主,多年来又为仙朝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才有两千万户食邑。
    而仙皇剑就更加了不起了,那代表的是仙皇的意志,相当于仙皇权柄的延伸!
    持此剑,上可斩封王,下可斩庶民。
    且有先斩后奏之权。
    当然,得斩得有理有据,不能随意屠戮,否则事后追究起来,仙皇也不会绕过肆意滥用仙皇剑的人。
    此外,有了仙皇剑也就等同于有了监国的权力,仙皇剑一出,仙朝各路衙门须得全力配合不得推诿,否则被斩了也没地方说理去。
    甚至乎,手持仙皇剑,还拥有一部分调兵遣将的权力。
    从权力程度上来说,已经是超过了一般的辅政公主,几乎等同于皇太女“绥云公主”的权力。
    完了完了!
    帝子安泪光闪烁,仿佛已经预见到了王守哲抛弃他,转投仙皇的怀抱场面了。
    有了仙皇剑,就等同于在仙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呜呜呜~他要被仙皇当面绿了!
    普天之下,有谁能抵挡得住如此权势诱惑?
    “守哲啊,你以后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穆云仙皇笑眯眯地看着王守哲,“可莫要辜负了本皇的期望,莫要辜负了人族的责任。”
    呃?
    王守哲总觉得她那句话,是在调戏自己。
    忽而,王守哲想起了个事情,皱眉道:“等等,仙皇剑不是一般不赐出去的么?”
    他忽而想到,仙朝历朝历代,一般好像只有仙皇夫才能获赐仙皇剑,可代仙皇行驶权利,与皇太女拥有同等权力。
    不过正常情况下,仙皇夫因为寿元问题,基本不太会和皇太女处在同一个时代,因此两者倒是不冲突。
    呃……
    仙皇这是又在暗搓搓吃他的豆腐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