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第二百六十五章 李御白与云璃儿(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感受到了来自清柏两位老祖无比轻蔑的眼神,那种完全没有将自己乃至整个云岚宗放在眼里的表情彻底点燃了银发老者,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堂堂渡劫境强者。
    不过这还真怪不得李家这两位老祖,不说家中还有两位飞升境的前辈,就算是灵老祖一人就足以荡平云岚宗,银发老者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强壮一些的蚂蚁罢了。
    “简直是欺人太甚,我云岚宗以礼相待,你们却仗着修为高深多次欺辱于我,哼,大不了鱼死网破,厉泷,启动护宗大阵,拖住李家的这两位老祖,今天我们就留下这李御白。”
    断声厉喝的银发老者一边嘱咐这身后的厉泷开启云岚宗的护宗大阵,一边双手握拳,他在调动大殿中的空间之力,想要借助护宗大阵的力量限制清柏两位老祖,而自己则用最快的速度拿下李御白,只有如此,今天才会有些许胜算,他在赌李家不愿意损失李御白这么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
    可当他的目光投射在依然持剑抵住莫姓长老脖子的李御白脸上时,意料中的惊讶、担忧、甚至是一丝丝意外都没有出现,那眼神就好像是把自己当成笑话看着一样。
    “怎么回事?难道李御白有办法抵挡护宗大阵?这绝对不可能啊,阵法是我们云岚宗千年来多位大能刻绘,不说打败,拖住李家这两位老祖是肯定做得到的,可这李御白为何还是如此胸有成竹。”
    银发老者的疑问很快就得到了解答,因为厉泷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焦急地低声耳语了几句,“老祖,护宗大阵的核心法宝被云璃儿给了她女儿,如今已经不在云岚宗了,我无法启动护宗大阵。”
    “什么!”
    银发老者顿时面如死灰,之前自己心中的推演全部基于护宗大阵这一张王牌,却没料到作为宗门第一法宝的那尊圆镜竟然根本就不在云岚宗,而是被云璃儿事先给了云洛夕,如今更是连人带法宝身处清澜城。
    厉泷在关押云璃儿的时候也曾想要拿回这件宝物,可惜最终无功而返,这样的情况完全出乎这位大长老的意料,护宗大阵是云璃儿这些年来能够在宗门获取话语权的最大王牌,量谁都想不到她竟然主动放弃了这张底牌,这几乎等同于放弃了自身的安危,在厉泷看来绝对是疯子才会做的事情。
    “怎么?前辈,您快动手啊,启动护宗大阵啊,把我拿下啊,还是说你们这些人连自己的护宗大阵都控制不了?还敢厚着脸皮说自己才是云岚宗正统,简直是让人贻笑大方。”
    李御白近乎嘲讽式的话语让银发老者比吃了苍蝇还难受,可就算如此,手上已经聚集的空间之力也再也不敢打向对方,自己的计划还没开始就已经失败,现在他是连把在场的所有云岚宗长老吃掉的心都有,这些混蛋竟然连这样重要的法宝都能弄丢,简直是无能到了极点。
    “好了,小李子,你先去救你的老相好吧,这里有我们在,他们翻不起什么浪来。”
    见银发老者彻底偃旗息鼓,李御白也是收起了抵在莫姓长老脖子上的长剑,这些人虽然可恶,但并非如那些好“血”勾结的帝国官员一样无恶不作,他们只是沉溺在过往的光辉中迷失了修仙者应有的道心,将所有凡俗视为蝼蚁,自私和迂腐必然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但实施的人不是自己。
    一袭白衣,踏空而去,李御白径直从大殿走了出去,朝着云岚宗后山大牢的方向,而在他身后是清柏二祖负手而立,两人站在正殿之中,让所有云岚宗长老弟子不敢动一下,不敢发一声,这便是绝对的力量。
    云岚宗的宗门仙牢被建造在一座仅次于主峰的高山之巅,云雾缭绕下却有着一片花岗岩悬崖,这大牢与其说是牢笼,不如说是与整个云岚宗格格不入的一处荒芜之地,裸露在外的尖锐岩石锋利无比,轻轻一碰便会让人血流不止,而整座悬崖的最深处的深灰岩壁上,则是人工开凿了一间间牢房,用深海千年精铁铸造的牢笼极为坚固,就算是普通化婴境的强者都无法依靠蛮力破开。
    而如今的牢房中正端坐在一名身着华服的女子,素面朝天的她却依然拥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弥漫于全身的气质更是光彩夺目,让整片荒芜牢笼都熠熠生辉。
    “来者何人,云岚宗重地岂敢擅闯,啊……”
    牢房外的怒吼和惨叫没有让云璃儿有一丝的神情波动,就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必然的一样,随着一道伟岸的身影穿过云雾和烟尘来到她的面前,一双摄人心魄的美目才缓缓睁开。
    “璃……儿,我来了,不好意思啊,你们云岚宗这大牢确实有些难找,我问了两三拨弟子才找到位置,抱歉抱歉。”
    刚才还在大殿里威风八面的李御白站在云璃儿的面前,却连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挠着头的样子让牢房里的女子不禁掩嘴偷笑,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如二十年前的那个毛头小子,天赋卓绝又玉树临风,在哪都是那么夺目,唯有面对美女的时候就会犯结巴的毛病。
    “行了行了,鬼才相信你会好好问路,多半是一路用拳头打上来的吧,看在二十年过去了,你还能喊我一声璃儿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欺负宗门弟子的事情了。”
    站起身来的云璃儿或许是因为坐的太久了,双手举起在李御白面前伸了一个懒腰,她在这个男人面前总算是不用端着宗主的架子,就想当年那个青涩少女一样极为自然,玲珑的曲线和一声舒适的娇 喘让李御白赶紧挪开目光,如此美景这谁顶得住啊,再过看一眼,恐怕鼻血都得流出来了吧。
    “厉泷和秦长老那里是被你们李家隐宗的前辈牵制住了吗?师父当初没选自己的妹妹来接任掌门就是因为看出了她的心胸狭隘,这几年我处处忍让她,她还不自知,真以为她这点手段能封印我的修为。”
    随着接连七八声脆响,原本被禁制封住的修为被云璃儿举手就破除了个干净,随后玉掌对着牢房的精铁栏杆轻轻一挥,这能挡住化婴境强者的牢房就如豆腐一般瓦解,走到李御白面前的云璃儿笑面如花,让堂堂清澜城城主都红着脸赶紧转过身去,喊着赶紧出发干正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